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年轻人修习“网络隐身术” 透明头像成社交新密语?
首页> 法治频道> 法治要闻 > 正文

年轻人修习“网络隐身术” 透明头像成社交新密语?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4-04-12 09:57

  空白头像空白名字 保护隐私降低存在感 年轻人修习“网络隐身术”

  透明头像成社交新密语?

  标准的头像,统一的昵称,逐渐占领年轻人的社交账号。“momo”大军逐渐形成规模,并在不断地发展壮大。

  据了解,“momo”是一只粉色小恐龙,全名叫“么么龙momo”,属于微信原创表情包系列IP。现多指想要在网络中隐身的人,他们放弃了个性的头像和ID,变成隐藏在庞大群体中不易分辨的个体。随着“叫momo好像已经不能隐身了”的话题登上热搜,无法再继续低调的年轻人下一步要如何呢?

  “momo不是一个人”默认头像渐成规模

  “我一开始以为momo是一个人,后来才发现是一大群人。”研究生赵同学称,自己在某社交媒体的评论区发现很多人都在用同一个头像、同一个昵称。他出于好奇查找后发现,momo是一个很大的群体,所有人都像隐形人一样。

  momo的全名是“么么龙momo”,起初只是新用户注册账号后自动生成的默认信息。

  当用户授权微信登录某些社交媒体平台时,如果选择跳过设置个性化头像和昵称,系统会默认提供几个可供选择的头像及昵称,如阿绿POPO、阿白KIKI、欢乐马HAPPY等,momo因其可爱呆萌的形象成为了大多数匿名用户的选择。

  之后有些网友没有再改名,因此互联网初代momo群体开始显现。

  随着原始momo们在社交网络中逐渐活跃,撞mo现象也愈发频繁,他们自发形成小组,如滚雪球般越发庞大。

  出没各处的momo们愈发引人关注。在社交平台上与momo相关的话题不下百个,总浏览量也超过了5亿次。

  年轻人爱用momo成了一股热潮。

  像是穿上“隐身衣”冲浪不会暴露自己

  20岁的小潘在半年前主动加入了momo。她平时喜欢在互联网上分享个人生活:读文献的日常、好看的风景照、健身跑步等。

  “一些日常细节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具体信息,我不想被身边的同学发现,更害怕他们拿我发的内容上纲上线。”于是,没有个人特征且数量庞大的momo 成了小潘保护个人信息的“隐身衣”。

  “我刷到过别人的账号,别人肯定能刷到我的。我有一个同学是舞狮子的,刷到的帖子刚好是我看过的那段舞狮,我一眼就认出她了。”赵同学说,把自己“隐身”于momo之下,即便被同学刷到自己发的视频,也不用担心被认出来。

  她希望自己的账号能够变成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momo像是一个树洞,我就在里面藏着,平常顾忌着不能说给身边人听的话也都可以说出来,自由多了。”

  加入momo大军后,赵同学更敢于在网上发言了,“之前顶着自己头像说话,还是会承担一定的压力。变成momo之后,有时候会偷偷吐槽导师开组会过于频繁,只要不提敏感词,也不会担心同学偷偷告诉老师。”

  小潘在网上之所以如此小心谨慎,是因为有一次上网时,她无意中刷到有网友在评论区“挂人”,只因为那名网友与评论区中某条评论的观点不合,就把对方的昵称和头像都“公示”了出来,引得其他网友人肉搜索被挂网友的账号,还纷纷跑到其账号下声讨。

  小潘当时就想, “如果换成某个初始默认的统一用户头像,就不用担心被人肉、被挂了。” 为了避免自己日后也有被网暴的可能,小潘专门找到了最标准、使用人数最多的momo粉色小恐龙头像。“现在也有好多变色的、带装饰的momo,我感觉都不够安全,我就想要完全不带任何个人色彩的头像。”

  小潘觉得,选择用momo“隐身”的网友可能都和她一样,有点自我矛盾,“如果实在不想被打扰,就什么都不要发了。矛盾的是,他们一方面不想被别人知道庐山真面目,一方面又想发点什么跟有相同境况的人讨论。”

  “一mo做事,万mo当”网络小透明也有烦恼

  在momo大军中,几乎没有粉丝量庞大的博主,也鲜有绝对的互联网潜水者。

  在互联网上活跃的momo不仅喜欢自己发帖分享,更喜欢在别人的评论区里“蹦跶”。

  “少的话看四五个帖子,多的话七八个,我就会发一条评论。”小刘曾因评论频繁收到过官方的数据反馈,显示她一周发布了42条评论,共获得166次点赞和回复,超过了99%的评论者,官方还因此附赠了她一张流量券作为“鼓励”。

  甘甘认为,要是顶着个性化头像去评论会被人记住,“如果跟别人刷帖子重合度高,就会很有辨认度,但如果你是momo,别人就无法知道哪个momo是你。”

  也有网友认为,利用momo“隐身”是多此一举,“只要自己在互联网上当一个小透明,自然没有人会找到你”。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不少平台在用户登录时会将“推荐给可能认识的人”等作为默认选项。在算法推荐下,小刘曾刷到过熟人发的帖子,“点赞量也不高,也不是我经常看的类型,不知道怎么就推给我了,感觉很危险。”正因如此,她选择加入momo。

  小潘也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她提到,许多社交媒体平台会以“可能认识的人”的方式把你推给陌生人,而推送依据可能就是你选择的个性化头像。如果设置成momo,就不太会有这方面的隐患。

  数量庞大的momo们不再有诸多顾忌,他们更大胆地发言,甚至将生活中的戾气带进评论区。如果有人持不同意见,还有可能遭到一群momo“围攻”。即便想抓住“始作俑者”,也会因难以辨认身份,让其他无辜的momo跟着遭殃。

  “一mo做事,万mo当。” 用着统一的头像和昵称,享有极大的评论自由的同时也意味着失去了身份监控。

  连头像都没有的“隐门”最大限度降低存在感

  “momo的名声越来越差,我只想当一个网络小透明,并不想背负那些骂名。”22岁的静静选择从momo投身“隐门”。

  如果说momo尚有色彩,在互联网上还有痕迹存留,“隐门”则是一个完全透明的存在,可以做到完全隐匿:空白的头像、空白的昵称都与背景融为一体,只剩评论会展示出来。

  “之前我自己还是momo的时候,有段时间私信会莫名其妙地被骂。”静静想,当时一定是有其他momo在别人的评论区乱发言,别人又找不清具体是哪个momo,所以自己就躺枪了。

  北青报记者观察发现,由于一些momo仗着匿名就随意发言,甚至言语攻击别人,导致其他momo无故被投诉、被拉黑、被各种与自己无关的人私信谩骂……

  静静表示,其实momo并不能完全隐匿自我,依旧存在的头像和昵称还是呈现了一定的个性。

  粉色小恐龙在逐渐的演变过程中出现了五颜六色的、戴眼镜的、倒立的、戴金链子等各种样式,相当一部分的momo更换配色、配饰,凸显出了集体中的私人订制。

  “退出momo,加入‘隐门’,我就不信谁还能搜到我。” 前些天,小潘退出了加入半年的momo大军,正式成为“隐门”中的一员。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隐门”比较难设置,空白昵称只能从评论区复制粘贴,里面还有很多特殊的符号和空格键,不过也正因难设置,它比momo更难搜到本人。

  小潘说,以前自己发帖子,也会有很多网友点进她的主页在帖子下留言。但其实她并不想让别人点进自己的主页,所以换成了“隐门”。

  “这样一来,别人就不容易注意到我的头像,空白昵称又和背景板融为一体,有人就算想进也很难点到主页。”小潘说。

  白天还可以伪装,但“隐门”在手机的“深夜模式”下便会显露原形,于是全黑、半黑半白、半隐等多种形态的“隐门”在互联网上出现。

  声音

  年轻人为何追求“身心”分离?

  21世纪初,不同于千篇一律的momo,在社交软件的萌芽时期,年轻人迫切需要的是一个彰显自我的标识。

  年轻男女在有限的选择中挑选凸显自己的头像,紫头发的轻舞飞扬、齐刘海的棉花糖、戴墨镜的独行者、棕色长刘海的追风少年等在互联网中风靡。

  当时的网民都拥有一个卡通头像,没人知道头像的背后是什么样的人。

  2010年前后,社交软件开始允许自定义头像,年轻人不再拘泥于用经典头像来表达个性,取而代之以各种新鲜的表情包、萌宠、偶像的图片:经典微笑天空头像、极强滤镜加伤春悲秋的文案的非主流头像、中二的二次元漫画头像、酷酷拽拽的互联网帅哥美女的头像……

  随后,个性头像、个性空间、个性签名……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成为了网民的追求。

  采访中,北青报记者发现,现如今不少加入momo的年轻网友也只是图一时热闹,过段时间又会换成其他的。

  “这种精神不止于头像,年轻人不停地换桌面,不停地调字体和各种屏保设置,但当新鲜感、蜜月期一过,大家对网络上各种新生事物的新鲜感便逐渐消散。”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曾昕认为,momo的一度兴起与起初网民在有限的选择中挑选头像的情况有些类似。

  曾昕进一步解释称,用户可以在有限的选择中自由挑选,这其实是一种回归。年轻人主动选择了一个介于完全自我和完全隐身之间的过渡地带。不过如今的情况跟早年社交软件的区别是,媒介可供性的变化,人们的可选择性变多了,明明有很多的选择,但却选择了一种隐藏自己的方式。

  “加入momo也是年轻人在预防可能的网络暴力,是大家对自己言论安全感的一种保护,规避二次传播的风险。” 曾昕还认为,起初选择加入momo的年轻人是有一定的表达欲或想要追求对某些事件的话语权的,但他们又不想陷入被搜索的风险,所以他们进一步延伸,变成了连头像都没有的“隐门”。

  在她看来,年轻人退mo入隐,可能是momo还不足以给予他们充分的表达自由,而全隐身的状态给予了他们更多的随意性。“比如在网络中他可以选择旁观或者不参与,但是这不妨碍他在遇到某一个非常感兴趣的议题时,也跟着讨论、助威或发表言论。”

  “我身边出现过一种情况,老师第一次上课,有学生顺着他的昵称搜到了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工作时间被扒出私人属性,就会有一种很尴尬的心理。”曾昕表示,很多人在互联网上是为了娱乐和休闲,诉求并不一定是为了吸引更多粉丝,如果这个时候娱乐身份被认识你社会身份的人“识破”,心理体验就不会太好。

  而“隐身”恰恰可以做到娱乐身份和社会身份相对分离,给予个体最大限度的“冲浪”自由。(北京青年报)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宋铖婧

  统筹/林艳 张彬

[ 责编:孙满桃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同普京共同出席“中俄文化年”开幕式

  • 2024年奥运会资格系列赛上海站气氛浓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金塘海底隧道是甬舟铁路全线控制性工程,位于宁波与舟山之间金塘水道下方,全长16.18公里,其中盾构段长11.21公里。
2024-05-17 10:14
据估算,每辆新能源汽车每年减碳约1.66吨,中国2023年出口120万辆新能源车,每年可减碳约200万吨。
2024-05-17 10:10
5月15日,由载人航天工程投资建设、我国首个液体火箭发动机垂直高空模拟试验台考台点火试验成功,试验台发动机具备在千帕级以下真空工作环境中持续千秒的高空模拟试验能力
2024-05-17 10:08
4月29日11时08分,随着世界最大直径高铁盾构机“领航号”刀盘缓缓转动,南通的崇太长江隧道正式进入盾构掘进阶段,这条深潜地底的机械巨龙,将在长江水下掘进11.325千米,崇明岛不通高铁的历史即将终结。
2024-05-17 10:07
立足“三地一区”的战略定位,安徽正在将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转化为通江达海、左右逢源的发展优势。
2024-05-17 10:03
在建设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方面,江西将立足自身特色,发挥比较优势,不断推动制造业的高端化、绿色化、智能化发展。
2024-05-17 10:01
伴随螺旋桨的轰鸣,一辆“空中的士”——旅航者X2正展翅翱翔。看完飞行表演,步入小鹏汇天展示厅,大家对这辆“会飞的汽车”充满好奇。
2024-05-16 10:29
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2023年全国健康素养监测结果。结果显示,2023年我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达到29.70%,比2022年提高1.92个百分点,继续呈现稳步提升态势。
2024-05-16 10:26
这对宇宙线粒子的传播、星系气体的动力学和宇宙磁场演化等研究领域提供了至关重要的观测结果
2024-05-16 09:36
近日,前往月球探索的中国嫦娥六号探测器成功实施近月制动,顺利进入环月轨道飞行。
2024-05-16 09:08
《自然》杂志审稿人对此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他们的成果开启了量子互联网研究的新篇章”,“为未来大规模量子网络铺平了道路”。
2024-05-16 09:02
日前,广东省科技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梁勤儒带队上线“广东民声热线”节目,拎着一篮“冻眠”荔枝上台“带货”。
2024-05-16 08:59
既然有“小时”,那么是否也有“大时”?东西方的历法计时方法有何异同?如何看待不同文明之间历法计时的交流与发展?
2024-05-15 17:04
微生物合成天然产物时,大量合成基因仍处于沉默状态,限制了更多新天然产物的合成,这些产物被称为微生物“生命暗物质”。”罗小舟介绍,团队将持续推进菌株的开发改造工作,探索链霉菌在生产抗生素和天然产物等方面的产业应用。
2024-05-15 10:18
十四次全国助残日来临之际,中国残联14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今年全国助残日活动的主题为“科技助残,共享美好生活”,并介绍科技助残工作进展和科技助残创新案例。
2024-05-15 10:16
为促进数字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网络反不正当竞争暂行规定》,将自2024年9月1日起施行。在着力规范竞争方面,《规定》顺应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新特点、新趋势、新要求,完善各类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认定标准及规制要求。
2024-05-15 10:15
研究团队经过大量研究论证过程,为仿萤火虫通信无人机装备了多项先进智能算法及技术,充分确保了无人机集群的智能化和稳定性。”团队负责人介绍,未来,团队将继续在仿萤火虫通信无人机通信距离、速率、稳定性和环境适应性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
2024-05-15 10:14
近日,合肥市城市生命线工程安全监测中心预警了一起因施工作业导致的供水泄漏三级风险事件:在人流量较大的蜀山区金寨路与南二环交口附近,管道长期暗漏,很可能导致路面塌陷。
2024-05-15 10:13
据近期《自然·通讯》杂志报道,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机器学习工具创建了一个表现出混沌行为的电子电路的数字孪生模型。结果表明,新方法与线性方法相比,实现了更高的准确度,且比以前基于机器学习的控制器的计算复杂性显著降低。
2024-05-14 10:36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物理学家、HEPS工程副总指挥李煜辉表示,HEPS不是在现有设施的基础上建造,而是从头开始建造。
2024-05-15 10:1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