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理论研究】基层检察院正当防卫适用困境
首页> 法治频道> 平安中国 > 正文

【理论研究】基层检察院正当防卫适用困境

来源:光明网2020-11-03 16:0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正当防卫,在我国刑法中早有规定,但是一直以来,对于司法机关而言,正当防卫认定的难度大,适用度不够高等问题普遍存在,导致正当防卫的司法适用日趋保守,加上“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规定过于笼统,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导致司法适用存在诸多问题。且近年来以于欢案为代表的涉及正当防卫的案例的发生,持续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更是暴露了刑法立法和刑事司法中的一些问题,鉴于此,202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印发了《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的总体要求、正当防卫的具体适用、防卫过当的具体适用以及工作要求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本文结合相关案例,对于基层检察院适用正当防卫的困境及对策展开讨论。

  一、 正当防卫的概念及修改历程

  1. 1979年刑法

  1979年刑法第十七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危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酌情减轻或免除处罚。”不可否认,这一条文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它是建立在传统的正当防卫观念基础之上的立法产物,把正当防卫与刑事犯罪紧密联系;对于正当防卫行为缺乏明确的规定,以及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防卫人有过于苛责的要求,导致正当防卫权如何不被滥用考虑较多,而对于鼓励公民积极行使防卫权同不法侵害行为斗争的较少。

  2.1997年刑法

  基于全社会的呼吁,包括人大代表的多次提案,终于我国1997年刑法对正当防卫作出了重大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该条文不仅规定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才构成“防卫过当”,而且将“造成不应有的危害”修改为“造成重大损害”,增加了刑法第20条第3款“特别防卫权”的规定,即对行凶、暴力犯罪致对方对方伤亡的不构成防卫过当。从立法角度上来讲,这些内容的补充都进一步加强并鼓励人们积极同犯罪行为做斗争,支持人们实施“正当防卫”,也充分体现了“正当防卫”的正向立法价值。

  二、 司法实践中正当防卫的适用困境

  从立法层面来看,我国1997年刑法中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对于防卫人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却经常出现有争议的正当防卫案件。正当防卫的认定难,导致基层检察院在办理该类案件时陷入困境。

  (一)正当防卫认定的条件的把握难

  1.“不法侵害”把握难:正当防卫起因条件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正当防卫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这是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不法侵害的主体不仅包括防卫人自身,也包括他人,侵害的类型不仅包括侵犯生命权、健康权,也包括人身自由和公私财产。司法适用中,要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既要防止对不法侵害作不当限缩,又要防止将以防卫为名行不法侵害之实的违法犯罪行为错误认定为防卫行为。

  但是根据有关研究数据显示,在正当防卫争议案件中,司法机关认定正当防卫的不足10%,而绝大部分案件被认定为防卫过当,甚至是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究其原因,是因为在具体案件中,一旦发生死伤结果,“死者为大”“杀人偿命”等思想根深蒂固,防卫人的行为往往会被评价为“超越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唯结果论大行其是。这种从出现受伤的结果反推为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的处理方式,罔顾了案件的起因,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起因是遭受了不法侵害,而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是存在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和生命的行为。但是因为二者结果具有相似性,起因条件把握存在很大的迷惑性。

  以昆山反杀案为例,8月27日当晚公安机关以“于海明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8月31日公安机关查明了本案的全部事实。9月1日,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根据侦查查明的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决定依法撤销于海明故意伤害案。其间,公安机关依据相关规定,听取了检察机关的意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同意公安机关的撤销案件决定。案件争议的焦点之一就是于海明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在论证过程中有意见提出,于海明本人所受损伤较小,但防卫行为却造成了刘某死亡的后果,二者对比不相适应,于海明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于海明本人是否受伤或伤情轻重,对正当防卫的认定是否有影响,如果简单的认为“于海明与刘某的伤情对比不相适应”,是否意味着防卫人必须要等到暴力犯罪造成一定的伤害后果才能实施防卫?

  经论证后认为,不法侵害行为既包括实害行为也包括危险行为,对于危险行为同样可以实施正当防卫。只注意到了实害行为而忽视了危险行为,这种意见实际上是要求防卫人应等到暴力犯罪造成一定的伤害后果才能实施防卫,这不符合及时制止犯罪、让犯罪不能得逞的防卫需要,也不适当地缩小了正当防卫的依法成立范围,是不正确的。本案中,在刘某的行为因具有危险性而属于“行凶”的前提下,于海明采取防卫行为致其死亡,依法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认定于海明的行为系正当防卫,决定依法撤销案件的意见。

  这一指导性案例办理结果表明,在办理涉正当防卫案件中,不能以结果定是非,必须考虑到案件的起因,不法侵害是否存在。但是起因认定需要经过大量的论证,且避开唯结果论的困惑,客观、真实地还原事情的真相。

  2.正当防卫起止时间把握难

  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但是,现实生活中,不法侵害可能持续一段时间,且其间有中断,那么正当防卫的起止时间如何认定呢?

  昆山反杀案中,关于刘某的侵害行为是否属于“正在进行”的问题。在论证过程中有意见提出,于海明抢到砍刀后,刘某的侵害行为已经结束,不属于正在进行。判定侵害行为是否结束的标准是什么?没有明确的规定,简单的以不法侵害人失去工具来判定危险解除,是否过于机械?争议的另一焦点在于,刘某受伤后又立刻跑向之前藏匿砍刀的汽车,于海明此时作不间断的追击是否有必要,于海明无法判断刘某跑向藏匿砍刀的汽车是否会再次拿出工具实施侵害,因此继续实施了防卫行为。

  论证后认为,判断侵害行为是否已经结束,应看侵害人是否已经实质性脱离现场以及是否还有继续攻击或再次发动攻击的可能。于海明抢到砍刀后,刘某立刻上前争夺,侵害行为没有停止,刘某受伤后又立刻跑向之前藏匿砍刀的汽车,于海明此时作不间断的追击也符合防卫的需要。于海明追砍两刀均未砍中,刘某从汽车旁边跑开后,于海明也未再追击。因此,在于海明抢得砍刀顺势反击时,刘某既未放弃攻击行为也未实质性脱离现场,不能认为侵害行为已经停止。

  这一论证表明,判断侵害行为是否已然结束,不能过于苛求防卫人,更不能以事后理性视角来看待防卫问题,甚至量化侵害行为与防卫行为,要充分考虑到防卫人所处环境,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对于防卫人因为恐慌、紧张等心理,对不法侵害是否已经开始或者结束产生错误认识的,应当根据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依法作出妥当处理。

  (二)相互斗殴与正当防卫的区分难

  1.区分相互斗殴与正当防卫

  所谓互殴,是指双方均具有侵害故意时实施的相互侵害行为。主观上,互殴双方均有侵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互殴双方均实施了加害行为。现实紧迫危险并不是区分互殴与正当防卫的主要界限。一般来说,互殴与防卫是对立的,两者之间存在着互相排斥的关系,即一个案件只要存在互殴,则在一般情况下排斥正当防卫的成立。其一,基于斗殴意图的反击行为,不能认定为防卫。由于互殴双方主观上都有非法侵害对方的意图,都是不法侵害,不存在“正对不正”的情形,不存在侵害者与防卫者之分。其二,对不法侵害即时进行反击的行为,不能认定为互殴。即如果双方事先不存在相互斗殴的意图,则先动手方系不法侵害,后动手方具有防卫性,当然是在排除挑唆防卫的情况下互殴双方的行为均属于不法侵害,而非正当防卫。

  以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7起涉正当防卫典型案例中陈天杰正当防卫案为例,海南省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认为:被害人容某乙等人酒后滋事,调戏被告人陈天杰的妻子,辱骂陈天杰,不听劝阻,使用足以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凶器殴打陈天杰。陈天杰在被殴打时,持小刀还击,致容某乙死亡、周某某轻伤、纪某某轻微伤,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本案中,区分陈天杰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相互斗殴是争议的焦点,陈天杰在其妻子孙某某被调戏、其被辱骂的情况下,面对冲上来欲对其殴打的周某某,二人先是发生了争吵,陈天杰也欲还击,被孙某某和刘某甲拦开。陈天杰在扶劝架时被推倒在地的孙某某时,周某某、容某乙和纪某某先后冲过来对陈天杰拳打脚踢,继而持械殴打陈天杰。陈天杰持刀捅伤被害人时,正是被容某乙等人持械殴打的紧迫期间。因此,陈天杰是在其妻子被羞辱、自己被打后为维护自己与妻子的尊严、保护自己与妻子的人身安全,防止不法侵害而被动进行的还击,其行为属于防卫而非斗殴。

  准确区分正当防卫与相互斗殴。正当防卫与相互斗殴在外观上具有相似性,但性质存在本质差异。对于因琐事发生争执,引发打斗的,在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是互殴还是防卫时,要综合考量案发的起因、对冲突升级是否有过错、是否使用或者准备使用凶器、是否采用明显不相当的暴力、是否纠集他人参与打斗等客观情节,准确判断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这一典型案例的发布,对于指导司法实践中区分相互斗殴和正当防卫有指导性意义。

  2.相互斗殴中的正当防卫认定

  《指导意见》中指出,防卫行为与相互斗殴具有外观上的相似性,准确区分两者要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通过综合考量案发起因、对冲突升级是否有过错、是否使用或者准备使用凶器、是否采用明显不相当的暴力、是否纠集他人参与打斗等客观情节,准确判断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

  因琐事发生争执,双方均不能保持克制而引发打斗,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先动手且手段明显过激,或者一方先动手,在对方努力避免冲突的情况下仍继续侵害的,还击一方的行为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

  双方因琐事发生冲突,冲突结束后,一方又实施不法侵害,对方还击,包括使用工具还击的,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不能仅因行为人事先进行防卫准备,就影响对其防卫意图的认定。认定相互斗殴中存在的正当防卫行为要十分谨慎,防止滥用防卫权。

  (三)防卫过当认定难

  1.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

  防卫过当,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认定防卫过当应当同时具备“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损害”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防卫过当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第12批指导性案例中,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为例,一审阶段,辩护人提出朱凤山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公诉人认为朱凤山的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一审判决认定,根据朱凤山与齐某的关系及具体案情,齐某的违法行为尚未达到朱凤山必须通过持刀刺扎进行防卫制止的程度,朱凤山的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不属于防卫过当。朱凤山以防卫过当为由提出上诉。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二审出庭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朱凤山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朱凤山的上诉理由成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定,朱凤山持刀致死被害人,属防卫过当,应当依法减轻处罚。

  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朱凤山的行为是否具有防卫的正当性,其次根据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认定为防卫过当。其一,齐某的行为从吵闹到侵入住宅、侵犯人身,呈现升级趋势,具有一定的危险性。齐某经人劝离后再次返回,执意在深夜时段实施侵害,不法行为具有一定的紧迫性。朱凤山先是找人规劝,继而报警求助,始终没有与齐某斗殴的故意,提前准备工具也是出于防卫的目的,因此其反击行为具有防卫的正当性。其二,朱凤山为保护住宅安宁和免受可能的一定人身侵害,而致侵害人丧失生命,就防卫与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和结果等因素的对比来看,既不必要也相差悬殊,属于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防卫过当中,重大损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重伤的后果,造成轻伤及以下损伤的不属于重大损害;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是指,根据所保护的权利性质、不法侵害的强度和紧迫程度等综合衡量,防卫措施缺乏必要性,防卫强度与侵害程度对比也相差悬殊。司法实践中,重大损害的认定比较好把握,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认定相对复杂,对此应当根据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和危害程度,以及防卫行为的性质、手段、强度、时机和所处环境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且民间矛盾引发的案件极其复杂,涉及防卫性质争议的,应当坚持依法、审慎的原则,准确作出判断和认定,从而引导公民理性平和解决争端,避免在争议纠纷中不必要地使用武力。针对实践当中的常见情形,可注意把握以下几点:一是应作整体判断,即分清前因后果和是非曲直,根据查明的事实,当事人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的,应当依法作出认定,不能惟结果论,也不能因矛盾暂时没有化解等因素而不去认定或不敢认定;二是对于近亲属之间发生的不法侵害,对防卫强度必须结合具体案情作出更为严格的限制;三是对于被害人有无过错与是否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应当通过细节的审查、补查,作出准确的区分和认定。

  2.故意伤害与防卫过当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正当防卫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制止行为。司法适用中,既要依法维护公民的正当防卫权利,也要注意把握界限,防止滥用防卫权,特别是对于针对轻微不法侵害实施致人死伤的还击行为,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准确认定是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一般违法犯罪行为。

  以刘金胜故意伤害案为例,被告人刘金胜与黄某甲非婚生育四名子女。2016年10月1日晚9时许,被告人刘金胜与黄某甲因家庭、情感问题发生争吵,刘金胜打了黄某甲两耳光。黄某甲来到其兄长黄某乙的水果店,告知黄某乙其被刘金胜打了两耳光,让黄某乙出面调处其与刘金胜分手、孩子抚养等问题。黄某乙于是叫上在水果店聊天的被害人李某某、毛某某、陈某某,由黄某甲带领,于当晚10时许来到刘金胜的租住处。黄某乙质问刘金胜,双方发生争吵。黄某乙、李某某各打了坐在床上的刘金胜一耳光,刘金胜随即从被子下拿出一把菜刀砍伤黄某乙头部,黄某乙逃离现场。李某某见状欲跑,刘金胜拽住李某某,持菜刀向李某某头部连砍三刀。毛某某、陈某某、黄某甲随即上前劝阻刘金胜,毛某某、陈某某抱住刘金胜并夺下菜刀后紧随李某某跑下楼报警。经鉴定,黄某乙的伤情属于轻伤一级,李某某的伤情属于轻伤二级。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正当防卫以存在现实的不法侵害为前提,对轻微不法侵害直接施以暴力予以反击,能否认定为正当防卫。本案中,黄某乙、李某某打刘金胜耳光的行为,显然属于发生在一般争吵中的轻微暴力,有别于以给他人身体造成伤害为目的的攻击性不法侵害行为。因此,刘金胜因家庭婚姻情感问题矛盾激化被打了两耳光便径直手持菜刀连砍他人头部,致人轻伤的行为,没有防卫意图,属于泄愤行为,不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

  诸多案例告诉我们,办理涉正当防卫案件时要坚持法理情统一,确保案件的定性处理于法有据、于理应当、于情相容,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或者因劳动纠纷、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的不法侵害,特别是发生在亲友之间的,要求优先选择其他制止手段,而非径直选择致人死伤的还击行为,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契合我国文化传统。对于相关案件,在认定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以及防卫过当时,要综合案件具体情况、特别是被害方有无过错以及过错大小进行判断。刘金胜案中,刘金胜与黄某甲因家庭、情感问题发生争吵,刘金胜打了黄某甲两耳光,这是引发后续黄某乙、李某某等实施上门质问争吵行为的直接原因,此案因家庭琐事引发,且刘金胜具有重大过错。据此,法院对刘金胜致人轻伤的行为,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契合人民群众公平正义观念,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正当防卫限度的把握很难,过于宽松可能会导致滥用防卫权,借防卫之名行不法侵害之实,过于谨慎则可能导致正当防卫形同虚设,不利于鼓励社会大众用防卫权抵制不法侵害,只有准确适用正当防卫条款才能彰显法不能向不法让步,才能鼓励社会大众勇于自我防卫。

  三、正当防卫适用难的原因

  1.立法层面认定标准不够具体,在司法实践的实际可操作性不强。唯对等论的认定困境,过于强调行为双方的力量对等,难免认定为范围过当。防卫人在承受不法侵害时,防卫手段的选择、防卫工具的选择,都是跟其所处的环境及场所相关。但如若施暴方赤手空拳,而防卫人所在的环境中只有刀、斧子、锯子等工具,很可能对另外一方有致死伤的危险。这本来就是不对等的,防卫人对于工具的使用也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

  2.办案机关认识不同。以赵宇正当防卫案为例,公安机关每天面临着大量的矛盾纠纷处理,在处理该案件的时候会秉持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原则,以“过失致人重伤”结案,检察院考虑到其属于正当防卫的情形,但是结果致人重伤,便认定为以防卫过当,但是市检察院以正当防卫起诉至法院。不同的办案机关在办理同一起案件时处理方式可能有差异。

  3.舆论因素。这类案子往往需要承担更大的舆论和社会压力,可能会影响认定结果。舆论的唯结果论,过于看中案件的结果,未充分考虑防卫行为的必要性。正当防卫案件中,一旦发生死伤结果,“死者为大”“杀人偿命”等思想根深蒂固,防卫人的行为往往会落入“超越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防卫过当之中。

  4.防卫人视角缺位。过于强调事后的理性视角,未能全面考虑防卫人的境遇。对于可能适用正当防卫的案件,若要以事后完全理性的视角来评判防卫人的防卫要件,也不是完全合理的。防卫人在承受不法侵害的时候,可能生命健康受到了威胁,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实施防卫行为的过程中可能不够理性,这也能理解。我国刑法对于正当防卫的规定旨在鼓励公民反抗不法侵害,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受静态的利益衡量影响,与立法目的背道而驰。刑法学界沉迷于概念法学中,对正当防卫成立要件的改进与更新未能抓住问题的实质。其根源在于双方都缺乏一种防卫人的视角去评判整个防卫过程。因此,有必要将对防卫人在防卫过程中的防卫认识、主体特征、心理变化等纳入评价的范围。目前正当防卫适用过严的问题不在于法律本身,而在于司法机关在裁判时基本立场的错位。坚持保护防卫人的立场,才能实现立法目的。

  四、关于适用正当防卫的几点思考

  一个案件在适用法律条款的时候,要凸显法条的核心价值,向公民昭示该如何规范自己的行为,准确适用正当防卫条款就是彰显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弘扬社会正气,国家法律保护行为人的正当防卫行为,也必须严惩实施犯罪的行为。鉴于以上探讨基层检察院在适用正当防卫存在的困难,适用正当防卫条款要充分考虑到天理、国法、人情,准确适用正当防卫要关注以下几个层面的问题。

  1. 建议加大对指导性案例适用力度

  指导性案例不可一编了之,一发了之,相关法律法规和指导性案例是给办案人员撑腰的,也是给老百姓撑腰的,指导性案例的使命是指导基层办案活动。省级检察机关应该担负起推进指导性案例使用的任务,针对全省办案实际建立正当防卫案例库,要求基层检察院在办理涉及正当防卫案件中明确指出参考哪一个指导性案例,相似之处、不同之处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并定期组织专家学者和一线办案检察官针对近期办理的涉正当防卫案件开展研讨,帮助检察官更加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认定条件,提升检察官的理论水平和办案能力。

  同时,针对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汇编的指导性案例的学习,可以由市级检察院和市中法联合开展,检法两家在共同研学和交流中可以针对正当防卫的认定条件、限度把握进行沟通,达成共识,以便在今后办理正当防卫案件时统一认识,更好的指导办案实际。

  2. 司法机关应该正确引导公众舆论

  正当防卫是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具体体现,彰显的是现代社会法治的一个巨大进步。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的一些涉及正当防卫的案例均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如于海明正当防卫案、于欢辱母案,让社会大众看到了法治的力量,也增强了司法机关的公信力。舆论的力量之大,远超我们的想象,在法治不断进步的今天,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做好舆情管理,正确引导舆论。一方面,司法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在符合保密规定的前提下,应积极主动向社会公示案情,不拖延、不隐瞒,营造良好的讨论氛围;另一方面,针对利用案件刻意渲染不良公众情绪,扭曲案件事实的做法应当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公众的监督应该是司法机关严把案件质量关的良药,而不是绑架,把握好办案的度,法律应该公正的保护每个人的权利,才能确保案件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同时,要认真贯彻“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做好以案说法工作,使正当防卫案件的处理成为全民普法和宣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要加大涉正当防卫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例的发布力度,旗帜鲜明保护正当防卫者和见义勇为人的合法权益,弘扬社会正气,同时引导社会公众依法、理性、和平解决琐事纠纷,消除社会戾气,增进社会和谐。

  3. 建立正当防卫数据库

  借助智慧检察,可以由省级检察机关搜集规定年限本省范围内所办的正当防卫案件,包括防卫过当案件,在系统中设置正当防卫构成公式,将案件分列犯罪事实、量刑情节等项目,运用人工智能进行识别和整理,发挥大数据智能辅助系统在罪名认定方面的作用。办案人员在办理案件时,可以将相应项目填入,由系统整理分析得出初步结果,是否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

  同时,由主办检察官结合具体案情进行分析研判,从防卫人的个体角度出发,考虑防卫人对于不法侵害的主观感受是否合理,而不能完全依靠数据,以事后旁观者的角度简单对比防卫人遭受的客观侵害与防卫行为造成的后果。再者,要准确认定防卫措施的限度,不能过于苛求防卫人对于防卫限度做出理智和精准的把握,而是要符合公众的一般认知,充分考虑到在遭受突如其来的不法侵害时,防卫人精神和身体都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所做出的防卫行为、使用的防卫工具、进行防卫的力度均与当时所处环境相关。客观的大数据分析结果结合检察官对于具体案情的分析研判,或许能为办理正当防卫案件提供一条全新的思路。

  4.树立正确的司法理念,坚决捍卫“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检察官要转变传统的司法理念,准确把握立法精神,认真审查判断证据,严格公正办案,切实矫正“谁能闹谁有理”“谁死伤谁有理”的错误倾向,对正当防卫案件进行法律判断,应当注重发挥正当防卫规范的机能,而不能以和稀泥的方式了结正当防卫案件。要切实明确“正”与“不正”之间的界限,才能坚决捍卫“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检察机关应该主动围绕案件争议焦点和社会关切,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准确、细致地阐明案件处理的依据和理由,强化法律文书的释法析理,有效回应当事人和社会关切,使办案成为全民普法的“法律公开课”,通过以案释法的方式,广泛地宣传我国刑法中的正当防卫制度,让老百姓善于运用正当防卫规定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达到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东西湖区人民检察院 易珍荣 东西湖区人民检察院 苏兴品)

[ 责编:陈畅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美国加州科学博物馆巨型“霸王龙”戴口罩“迎客”

  • 香港新增8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1月25日,2020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健康世界,共筑未来”专题论坛在京举办,论坛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中国科协科技传播中心承办、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等单位协办。
2020-11-25 21:53
长三角地区是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也是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发展的前沿阵地。
2020-11-25 09:52
日前,首批科技创新(储能)试点示范项目公布,可再生能源发电侧、用户侧、电网侧、配合常规火电参与辅助服务等4个主要应用领域共8个项目入围。
2020-11-25 09:51
一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23日在成都召开。这是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开通后,我国首次举办的大型卫星导航交流盛会。
2020-11-25 09:50
在第十一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上,我国卫星导航领域首家上市公司北斗星通发布了最新一代全系统全频厘米级高精度GNSS芯片—和芯星云NebulasⅣ。
2020-11-25 09:49
2020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在浙江乌镇召开。与此同时,一张清洁、高效、智慧、互联的能源互联网融入数字乌镇,智慧电力璀璨“乌镇时间”。
2020-11-25 09:47
日前,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敲响法槌,备受关注的“人脸识别第一案”宣判。从一审判决结果看,司法机关对园方违约的“盖章”确认,无疑是对“人脸识别技术不能滥用”原则的重申。
2020-11-25 09:42
“无人”技术正在激活新动能 1秒钟扫描20件,1小时分拣7.2万件——我国科研团队自主研发的智能物流装备,目前已在国内几家主要快递企业得到广泛应用。
2020-11-25 09:41
新华社北京11月24日电题:让逾2.5亿老年人共享智慧社会便利——专访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人口发展处处长王谈凌 
2020-11-25 09:40
11月24日,2020年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2020-11-25 09:39
11月24日4时30分,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探月工程嫦娥五号探测器,开启我国首次地外天体采样返回之旅。
2020-11-25 09:38
“成本高、效率低”问题仍突出,为缩短这一差距,需要推出符合我国国情的产业发展、技术创新、管理优化和政策扶持等措施。
2020-11-25 09:37
波澜起伏的海面上,远望6号船作为海上测控任务陆海接力的第一棒,静待“胖五”搭载着“嫦五”的到来。
2020-11-25 09:35
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与多学科、多领域深度融合,正驱动新一轮科技创新加速发展。  
2020-11-25 09:34
11月24日4时30分,我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探月工程嫦娥五号探测器。
2020-11-25 09:33
11月24日,我国目前推力最大的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成功将嫦娥五号月球探测器送入地月转移轨道,开启了中国探月工程首次地月往返之旅。
2020-11-25 09:32
11月17日,在文昌航天发射场,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和嫦娥五号探测器在完成技术区总装测试工作后,垂直转运至发射区。
2020-11-25 09:32
嫦娥五号从发射入轨到返回器再入回收,一共要经历11个飞行阶段:  一是发射入轨阶段。
2020-11-25 09:31
截至目前,崂山区已有上市企业12家,股票14只,新三板挂牌企业9家,蓝海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149家,全区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约占全市60%、市值约占青岛市50%。
2020-11-25 09:30
中国企业集团是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大型企业组织形式,不仅具有规模优势和创新优势,在抗疫中还表现出了快速生产供应相关物品的柔性生产优势和社会责任担当能力,其作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主导力量的地位进一步显现。
2020-11-25 08:4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