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浙江宣判一起特大涉黑案

2018-07-05 10:13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2018-07-05 10:13:20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制图/李晓军

   □ 法制网记者  王春

   □ 法制网通讯员 金轩

   近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陈才强等30余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一案。

  经法院审理查明,该案主要被告人陈才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赌博罪、开设赌场罪、敲诈勒索罪、强奸罪等19项罪名,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良伟等2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至两年4个月不等。目前,部分被告人已提出上诉。

   此前,陈才强的哥哥——台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陈才杰已因受贿罪被依法判决。

  记者了解到,此案系公安部督办,2016年由浙江省公安厅指定东阳市公安局异地管辖侦办,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由金华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近百页的起诉书指控,这一涉黑团伙作案时间跨度长达18年,犯罪事实114起,涉及罪名26个,涉案金额达6亿多元。

   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1998年开始到2002年,是陈才强人生的起步阶段,18岁的他开了一家家具店:“受到当地同行的欺负,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蔡某,有了蔡某的关照,在牧屿站住了脚。”陈才强第一次感受到了“靠山”的重要性。

  后来,陈才强虽被混社会的头目李良伟等人排挤、打压,但也创办了人生的第一个公司——三鑫废旧金属回收公司,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同时也结交了一批在当地有“实力”的人。

   “原本很简单并没有那么复杂的心,在这社会大染缸里浸泡太久,染上了本不属于我的色彩。”陈才强供述说。

  不打不相识,在当时温岭颇有势力的杨建荣的调停下,陈才强与李良伟化敌为友,经过黑黑协作,逐步形成了较为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我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能够出人头地,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拉拢了李良伟、杨建荣成为自己的好兄弟,三个人结盟互帮互助,利用李良伟在社会上打打杀杀的影响力以及杨建荣当时黑白两道的关系,提高了我的社会影响力。”陈才强供述。

   2002年至2006年期间,陈才强开办了第二家公司——鑫源纸业有限公司,后来更名为信源纸业有限公司,与杨建荣、李良伟的关系也进一步加强,围绕在陈才强身边的小弟越来越多。

  陈才强不断培植着属于自己的势力,其中,有许多在温岭当地黑道是“响当当”的人物:蔡玲建,绰号“小扫帚”,号称可以扫除一切阻碍;胡君明,绰号“圆眼”,以凶狠著称,几次犯事“进宫”……他们还形成了不成文的帮规:老大的话就是命令,大哥吩咐做的事情必须做好;对大哥要尊重,要保护好大哥,大哥出事情,手下要出来顶包,出事不能出卖兄弟等。

  从2000年至2016年,该组织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赌博、开设赌场、强迫交易等各类违法犯罪案件100余起,致1人死亡,两人重伤,16人轻伤。

  为了给组织活动提供经济支持,陈才强等人通过“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方式,大肆摄取非法经济利益。先后成立或入股温岭市三鑫废旧物资回收有限公司、浙江信源纸业有限公司、台州恒兴混凝土有限公司、牧屿客运售票点、温岭市泽国鑫源旧货行、台州市乾峰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企业,通过非法打击同行、报复群众等暴力支撑,在当地废旧物资回收等领域形成了垄断地位。

  同时,利用组织的势力和影响,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强拿硬要、暴力讨债、强立债权、强行入股、骗取出口退税等方式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跟李良伟的结交中,陈才强学到了他的一些社会上的套路,也利用了他混社会的影响力,镇住了一些找他麻烦的人。

  回忆起自己所犯下的罪行,陈才强忏悔道:“我们几个人以及手下也做了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对社会各方面带来了严重的影响。我和杨建荣、李良伟三个人是这个组织的头目,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我现在认罪服法,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

   提升地位洗白自己

   在黑道,陈才强绰号“灵骨看”“强哥”;在白道,他有许多的身份——台州市政协委员、民建温岭市副主委……

  当时,陈才强开在牧屿的三鑫废旧物资回收公司信访的人比较多,他认为开废旧厂赚钱不是长久之计。好“兄弟”谢启定在温岭做房地产很火,便想依靠谢启定赚更多的钱,九龙大酒店是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

  随着过去的合作伙伴胡君明、李良伟等人被抓,陈才强感觉以前那套混社会的方式不行了。2008年,他到温岭九龙大酒店担任总经理,身份地位更高了,接触的人层次也更高了。

  陈才强曾说:“现在这个社会不是靠谁拳头硬,要靠谁钱多,谁关系好。”他开始更加注重自己的形象,让外人看来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老板。

  于是,他开始给自己谋求各种各样的政治身份,戴上了台州市政协委员、民建温岭市副主委、台州市民建企业家协会会长、长三角十大青商、台州市公安监督员等光环,还捐助了希望小学。

   “在被抓之前,我一直认为陈才强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在我面前的形象也是很高大的。”陈才强的小弟供述。

   然而,这些所谓的光环并没有让他能够有所收敛,反而成了他变本加厉的“助推剂”。

  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社会地位的不断提升,陈才强的内心逐渐膨胀。“开始进入温岭最顶级的圈子里,我也开始狂妄自大起来,内心也飘飘然起来了。”陈才强回忆说。

   2008年2月14日晚,陈才强、杨建荣等人在温岭乾宫KTV玩,想让老板洪某过来敬酒,洪某没来,杨建荣等人觉得没面子就开始扔东西砸包厢。

   KTV报警后,陈才强通过关系疏通,让手下蔡玲建去顶包把这个事情扛下来,并做了假口供,真正的行为人依旧逍遥法外。

   在关系人的穿针引线下,陈才强等人一次次地以非法手段逃避法律制裁。这一次次成功,更让他肆无忌惮。

  为了在小弟面前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陈才强开始假装信佛。但他非但没有做到六根清净,还在手下面前宣称:“我什么都放得下,但女人我现在还是放不下,放下也不代表放弃。”

   2010年、2013年和2014年,陈才强分别在九龙大酒店9楼办公室内对3名KTV包厢公主实施奸淫,其中一名成立犯罪中止。在3名被害女性中,有一名未成年人,被强奸后,迫于陈才强在温岭市的势力,被害人一直未敢报案。

  其中,被害人黄某某被强奸后心灵受到了严重摧残,给其生活造成了巨大的阴影,曾两次以割腕、吃安眠药的方式自杀,后都因被人及时发现救治而幸免。

  据陈才强的小弟秦基伟供述:“从陈才强强奸女人的事情可以看出来,陈才强在温岭就是可以横着走,喜欢一个女人根本不用花心思追,直接强奸,而且强奸后什么事都没有,更不用说法律去制裁他。”

   此外,陈才强对于自己的同事也毫不留情。一次,陈才强认为金龙公司副总经理杨立响不听自己的话,便指使小弟教训杨立响。

  在光天化日之下,小弟们头戴黑色面罩,持刀、棍对杨立响进行砍、打。从预备到实施再到接应,整个过程经过精密策划,分工明确。

   “这个时期,像2008年乾宫KTV砸包厢的事情、2008年陈松的事情、2010年雇人砍杨立响,这些事情都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个阶段是我人生在温岭当地最辉煌、最顶峰的阶段。”陈才强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才强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级”,犯罪手段也越来越“高级”。但是再“高级”,也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2007年11月,陈才强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用收购公司股权的方式,以1603万元的价格从他人处受让取得临海邵家渡街道下汇村某块土地使用权,仅对土地进行填平、筑围墙后,陈才强转身再以公司股权转让方式,将土地使用权进行倒卖,短短半年时间,以此赚取非法获利470多万元。

   同年,他还以同样方式非法转让了台州另一块土地,从中非法获利400多万元。

   2014年4月至2014年12月间,陈才强听说将白银和钯加工成高性能导线可以骗取出口退税后,就打起了政策擦边球,实际共骗取出口退税7792万余元。

   2015至2016年,陈才强先后指使手下骗取银行贷款1.118亿元,用于炒股或高利转借他人,至今仍未归还。

   祸害亲人牵连朋友

   陈才强有一个哥哥,叫陈才杰,曾任台州市副市长,已于2017年11月8日因受贿罪被依法判决。

   “我平时很少流泪,但现在一想到父母、子女,就……作为男人,我没有担当好,愧对父母嘱托,没管束好弟弟。”陈才杰在法庭供述中提到的弟弟就是陈才强。

   事实上,陈才杰的落马确实与陈才强密切相关。

   “私下里,我也会严肃地批评他,但场面上,出于亲情和私心,我多次出面违规帮他打招呼。”陈才杰回忆,一次,弟弟在娱乐场所打架斗殴,他虽因丢了面子而恼火,但仍拨通了相关单位的电话,表示“希望他们关心一下”;2011年,陈才强因手下蔡玲建聚众斗殴致人死亡被温岭市公安局打黑办盯上。在陈才杰的安排下,陈才强逃往香港“避风头”。

   如今,兄弟二人皆已身陷囹圄。

   “我小舅子身体不好,作为家里人,没想到最终还是把他带上了犯罪的道路。”陈才强懊悔万分。陈才强的小舅子名叫李海卫,也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重要一员,主要负责帮助陈才强管理公司财务。

   在陈才强眼里,李海卫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为了让李海卫多赚钱才让他跟着自己干,以为不让李海卫去打打杀杀便可置身事外。

   事到如今,看到李海卫和自己一起站在了被告人席上,陈才强懊悔不已。

   许灵华,涉案团伙中唯一一名大学毕业生,也是陈才强的远房亲戚。

   23岁大学毕业后在台州市某校教书1年,25岁辞职创办鞋厂,26岁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内经营,27岁到迪拜做国际贸易,29岁成了迪拜温岭商会常务副会长……

   可以说,许灵华的前半生打了一手好牌。可就在2013年春节,许灵华从国外回来对陈才强的一次造访,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陈才强一直想进入资本市场,用更快捷的方式攫取巨额利润,但苦于身边没有懂经济、会干事的“能人”。那次造访,让陈才强看到了许灵华漂亮的人生履历、丰富的经商经验以及独到的投资眼光。他怂恿许灵华和他一起干,赚大钱……

  许灵华供述说:“在被抓之前我一直认为陈才强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在我面前的形象也是很高大的。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他是一个无恶不作、横行霸道的人。”从此,许灵华在骗取出口退税、诈骗等经济犯罪中走上了不归路。

   “我恨他把我拖下水,恨他把我卷进他的犯罪团伙里,我更恨我自己。”在最后陈述中,许灵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法制网金华(浙江)7月4日电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