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定纷争 天地鉴丹心

2018-04-17 11:13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2018-04-17 11:13:10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编者按

   陈家威,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本来应该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可他老有所为,依然不辞辛苦奔波在调解路上。他是成千上万人民调解员中的普通一员,热衷于与普通群众打交道,擅长化解家长里短、邻里纠纷,在平凡的岗位上恪尽职守、尽心尽责,作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最终走完壮烈的一生。人民调解被誉为社会和谐稳定的“第一道防线”,陈家威就是新时代人民调解员的杰出代表。本报今天推出关于他的人物通讯,以示纪念。

   法制网记者 莫小松 马 艳

   法制网通讯员 宋 彬 陈承凯

   58岁走马上任村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72岁牺牲在调解现场。在任的14年,是他一生中最忙碌又最有人生价值的阶段。一个公文包,一辆摩托车,陪伴他在山间地头普法调解。他信守法治,在不法行为面前是毫不留情的勇士;他主持正义,是大山深处充粟水库旁群众最信任的“和事佬”。他离去时,村民有太多的不舍和眷恋,而有关他以及他所代表的人民调解员的故事,正在南国大地上不断传播、发酵……

   众望所归的村委会主任

   没有人敢相信,广西玉林市双凤镇镇北村人民调解员陈家威会牺牲在调解现场。

   “听都没听说过,帮别人调解自己有危险!”距离陈家威牺牲已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儿子陈基海仍想不通父亲的工作如何会和危险扯上关系。

   记忆里,父亲是个“牛人”,“拉货、开拖拉机、卖木材、做生意……什么都做过。”特别令儿子引以为傲的是,父亲敢做敢闯,买了镇上第一辆班车,在镇上最早做芒编,编织出来的工艺品远销海外。

   在镇上,年纪稍长一些的人都知道陈家威的名字,大家都“服他”。年轻人找他,想和他学习经验;企业家找他,想叫他帮忙管理;没当村干部前村支书找他,想征求他对村里事务的意见。

   2002年,镇北村两委班子闹不团结,发生的矛盾纠纷得不到及时公平调处。等到两委班子换届,陈家威在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声中走上了村委会主任、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岗位。

   “他当村干部不奇怪。”陈基海回忆说,村民们都选他,一年一年老了也还是选他。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万元户”变成村主任后,陈家威的生活也变得忙碌起来。“没有哪一天闲过,手机一响,不管是吃饭还是半夜,人就出去了”。

   一个公文包、一辆摩托车是陈家威的“标配”。他起早摸黑在各村屯转,早上出去的时候,公文包里装的是移民搬迁群众的基本信息;晚上回来时,包里多了群众反映的矛盾纠纷和意见建议记录。用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陈家威走遍了镇北村的24个村民小组。

   第一次到镇上开会,陈家威在人群里就引人注目。他人较矮胖,面带笑容,人未到声先到,给双凤镇司法所所长李昆欣留下深刻印象。

   镇上的会开完没多久,李昆欣接到陈家威的电话,希望司法所能够介入村里一起宅基地纠纷的调解。这是一起并不复杂的案件,双方对宅基地分割有异议,陈家威邀请司法所一起,希望通过司法所的介入以及第三方意见让涉事双方信服。

   调解现场,陈家威和李昆欣一起,查实历史,勘查现场,分析争议焦点,沟通双方意见,重新定下界线,整个过程持续3个小时。李昆欣发现,陈家威不仅爱笑,还有非常专业的调解能力,提的调解意见“很到位、很准确”。

   万里挑一的调解能手

   “信奉法律、遵纪守法、遇事找法”是陈家威留给5个子女的最深印象。

   “父亲很健谈,也很朴实,从小和我们强调最多的就是‘老老实实做人’‘一定不能犯法’。”儿子陈基强回忆说。成年后,陈基强在玉林市里以修理电动车谋生,空闲回到村里时,陈家威见一次说一次:“一定不能做违法的事啊!”

   说得多了,陈基强对“法”高度敏感。修车时遇到有人上门低价贱卖电动车电瓶,陈基强都不接收,“宁愿挣少点,这些来路不明的电瓶不能要”。

   针对村里的矛盾纠纷,陈家威强调最多的也是“国有国法”。陈家威任职时,廉传林是当时的村治保主任,每次有纠纷,村主任、治保主任、文书3人一起到场调解,村民们都笑称他们是“调解3人组”。陈家威的电话就是指令,村民电话一到,3人3辆摩托即刻出发。

   2014年4月29日,双凤镇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水。洪峰过境,山体滑坡,公路受损。一批群众到村上清理淤泥开路,此举却招来部分群众的反对,他们担心清淤对路旁房子有影响,双方争执不下。

   调解现场,陈家威向双方释法:“道路一定要清理,这是为了公共交通,群众出入不能受阻!清理一定要标识清晰,竖立挡板,确定高度,不能影响周边村民!”

   这么一说,村民们都心服口服。半个小时左右,矛盾顺利化解。

   镇上司法所事情多。全镇人口近3万人,乡风民风淳朴,治安案件较少,但矛盾纠纷多发。镇北村又是库区、山区、扶贫攻坚区、水源保护区、老区5区合一的特殊村,地处3县交汇处,属于矛盾纠纷高发区。司法所就两名同志,工作强度很大。

   2014年11月15日中午,村民胡某的母亲因病去世,其家属到麓背岭打冢安葬死者,但同村庞姓村民以打冢处是其祖宗岭为由,组织20多名庞姓村民阻止安葬,并把已打好的冢填平。死者家属不甘示弱,以打冢处是其承包土地为由,也组织20多名亲戚朋友前来助威对阵。

   陈家威带领调解组赶到现场,了解清楚争议土地来胧去脉后,陈家威向双方当事人宣传有关坟山纠纷调处的法律法规,以及尊重当地民间风俗的方式方法,教育双方群众要以和为贵。通过反复讲法治、摆道理、论习俗,庞姓村民最终本着死者为大、入土为安的原则,自愿放弃争议,同意胡某安葬死者。

   “类似这样的抗葬纠纷在农村多发,一般都需要党委政府介入才能搞定。但是镇北村近年来发生了两起,都是经我们指导,村调委会在村里就和平解决了,这实在是不容易。”李昆欣说,镇北村调委会敢于担当,精于调解,让司法所省了不少心。

   公平正义的“大山天平”

   陈家威讲公平正义在镇上出了名。

   2013年5月,陈家威的外甥胡某源在沙垌底江安装抽沙机抽沙,抽沙地点靠近本队黄某梅的责任田,黄某梅担心影响耕种,就叫人一起阻止胡某源安装抽沙机。

   调解组赶到时,双方剑拔弩张,眼看要打起来。黄某梅对陈家威心有顾虑,“装抽沙机的是他外甥,他能帮我?”

   “你没道理!”没想到,调解现场陈家威直接呵斥胡某源,从抽沙影响群众耕种的角度,对胡某源讲道理、讲人情,劝阻了胡某源安装抽沙机的行为。

   2015年6月,胡某源在风林岭、木排岭种植速生桉树,官荘屯胡某对该山岭持有自留山证,想拔掉胡某源种植的速生桉树,双方因此发生纠纷。

   陈家威知道后,立即打电话给胡某源:“你的土地已经全部用于开公路,也已经补偿你了,当时我也在场,这块山岭人家胡某有自留山证,是他家的,你在这里种树是不可以的!”随后,陈家威果断把胡某源种植的速生桉树一棵一棵全部拔掉,并把桉树苗送回胡某源。

   2016年8月,村委会文书冯方富在营部虾船岭公路边挖掘一块空地准备建房子,现居亚山镇白花村的搬迁户黄某新认为他虽然已经搬迁出去,但冯方富所挖掘的山岭权属是他的,双方因此发生山岭纠纷。

   文书和陈家威是老搭档,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陈家威会不会“手下留情”?一番调解下来,陈家威丝毫没有袒护同事,而是根据该块山岭来源事实,确定权属归黄某新所有,冯方富补偿黄某新5.7万元,双方握手言和。

   至真至纯的公仆情怀

   十几年来,陈家威的足迹遍布镇北村的每一块土地,“有纠纷找家威”是全村村民的共识,只要发生纠纷,陈家威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庞某源、庞某光损坏庞某林、庞某栋家祖坟案是镇北村近年来最棘手的案件。

   2013年11月18日,庞某源、庞某光拆旧屋建新房,扩大宅基地挖土地时,不慎损坏庞某林、庞某栋家的祖坟,庞某林、庞某栋向村调委会申请调解,要求庞某光采取加固措施,防止坟山土地崩塌,但庞某光以该祖坟可能是“封堆”为由不同意加固,双方因此发生纠纷,涉及5户30多人。

   陈家威多次带领调解组到争议现场勘查,走访知情群众核实,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但因双方分歧过大调解未果。

   2014年3月3日,庞某林强行安装模板修建挡水墙,庞某光家属强烈反对,双方发生斗殴,矛盾恶化。陈家威反复做思想工作,经常调解到凌晨,双方终于在5月20日就扩建宅基地引起的坟山纠纷达成了共识,调解工作取得初步成果。

   5月24日,矛盾再次升级。庞某光在坟山纠纷达成共识尚未签字的情况下,在原宅基地上重建房屋,遭到庞某林强烈反对,组织其亲朋好友200多人制止施工,损毁了庞某光建房的楼顶模板,一场群体性流血械斗事件一触即发。

   “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起案件。”李昆欣回忆说,现场年轻人多,喊打喊杀,陈家威一个老人站在其中显得很孤单。他灰白的头发、有些驼背的身影,戴着一副老花镜,在人群中想高声制止却又欲罢不能的画面,深深映入李昆欣的眼帘,多年之后也难以忘怀。

   陈家威为化解这起重大矛盾纠纷呕心沥血。所幸,在反反复复的劝说调解下,双方最终于6月6日握手言和,避免了群体性流血械斗事件的发生。

   镇北村地处库区深处,陈家威组织新建了一座桥,让村民更方便出行。村委会没有办公室,陈家威拿出3万元援建。各村屯之间原本只有羊肠小道,陈家威带领村民实现村村通硬化水泥路。

   库区寸土寸金,村里修建五保新村时找不到平整的土地,陈家威贡献出家里的自留地。五保新村建好后,村民们难忘陈家威的慷慨之举。

   2015年,陈家威大病一场,肝硬化动手术,出来办事时药不离身。家人担心他的病情,都劝他不要再连任村委会主任。可陈家威没有同意,他告诉妻儿:“还想再干一届,最后一届,把村里最后一段没有修好的路修完。”

   悲壮扼腕的司法楷模

   2016年11月19日,是村民胡某旺永生难忘的日子。

   当天14时许,他看到村民胡某忠妻子周某梅在一小地块拉泥填埋扩大种菜面积,担心堵塞公路排水沟和施粪水影响其生活,就要求周某梅“不要在那里种菜”,双方争吵了起来。

   胡某忠见状就从家中拿一根钢钎冲了出来,在公路边与胡某旺及其弟胡某平、黄某夫妇发生激烈的争执。“看情况不对,我马上打电话叫家威过来。”胡某旺回忆说。

   当时,陈家威正在开展精准扶贫政策宣传工作,接到电话后,不假思索就骑摩托车赶赴现场调处。看见胡某忠手中拿着一根钢钎,他就劝其放下钢钎,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谈,并当场表明该地块属于公共用地,谁都不能在那里种菜。

   胡某忠听后非常不满,气冲冲地把钢钎插在菜地上,与妻子向家中走去。这时,陈家威看见贫困户杨某正好经过此地,便上前向其宣传有关精准扶贫政策。

   数分钟后,胡某忠腋下夹着一个蛇皮袋从家中走出,并走向陈家威。他突然从蛇皮袋中拔出一把刀捅向陈家威腰部。陈家威急忙转身制止,胡某忠又砍向陈家威头部,陈家威当即倒地。

   紧接着,胡某忠又将黄某的肩部砍伤。正在新房门口做工的胡某旺见状,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根钢钎冲上去,舞动钢钎阻止正在持刀行凶的胡某忠,在此过程中,胡某旺的手被胡某忠砍伤。

   村民胡育路目睹了这一切。他当即拨打110报警,陈家威倒在血泊中,胡育路告诉他:“你顶住,我叫救护车!”伤势过重的陈家威已经不能言语,只是微弱地呻吟:“很冷,心很难受,不行了,不行了……”

   天空下起了细雨,村民们陆续赶来。等到救护车赶到时,陈家威已经抢救无效牺牲。事发道路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有村民在陈家威遗体上撑起了伞,人群中不断传来各种议论和叹息声。

   村民张清失声痛哭:“家威是个好干部,经常给我生活困难的叔公大伯送钱送米……”

   陈家威的爱人、73岁的遗孀庞昭清几度昏厥,整个村落笼罩在无限悲伤压抑的氛围中。与陈家威的同事赶到现场,大家都悲伤地说不出话来。直到夜里近12点,村民们才从案发现场逐渐散去。

   2016年12月5日上午,陈家威追悼会在博白县殡仪馆举行,有200多名村民秩序井然地在现场等候,来送老主任最后一程。

   2017年1月,博白县委、县政府下发决定,号召全县党员干部向陈家威同志学习。玉林市司法局追授陈家威同志“优秀人民调解员”称号,广西司法厅追授其“全区优秀人民调解员”称号,司法部追授其“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称号。

   “陈家威长期在人民调解一线工作,不计报酬,不讲名利,在调解工作中英勇献身,体现了我们共产党员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他是我们司法行政队伍的优秀代表,也是玉林两万多名人民调解员的先进典型。”玉林市司法局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范喜星说。

   “家威爱这山山水水,爱他脚下的黄土大地。他性格如山似水。山不动,性格如坚;水质软,用情至深。他的精神永远留在这山水之间,指引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勇往直前。”双凤镇人大主席禤庆龙说。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