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夫妇为八旬老汉争取养老保障 有关部门已受理

2018-02-12 09:32 来源:南宁晚报 
2018-02-12 09:32:36来源:南宁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伯玺

七旬夫妇为八旬老汉争取养老保障有关部门已受理

  黄广地夫妇将一张盖有红公章的“受理案件通知书”递给老人王中军(左一)

  年轻时把青春献给公路养护事业,年老时却没有退休工资及养老保险

  七旬夫妇为八旬老汉争取养老保障

  本报记者 潘国武/文 程勇可/图

  2月8日,一对老人来到西乡塘区坛洛镇下楞村。在县道X005线路边的一座废旧工棚里,他们找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后,从手提袋里掏出一张盖有红公章的“受理案件通知书”,递给老人。

  日前,这起养老保险争议案,已被受理。老人在通知书上看到他的名字“王中军”后,微微张开嘴唇,话还没说出口,却有浑浊液体从眼角滚出。来人安慰说:“你把青春献给公路养护事业,大家都在支持你。”通知书上写的是什么内容?来者是何人,他们跟王中军是什么关系?

  1 温馨 73岁夫妇进村看望80岁孤寡老人

  从南宁市区到下楞村,有60多公里的路程。这对老人一进工棚,就询问王中军这段时间睡得暖不暖。王中军点点头,他们把新买来的衣服和帽子给他穿戴上。

  随后,他们走进厨房里。桌面上,摆放着一条几两重的死鱼和一小盆野菜,就是没有找到米和油盐。“80岁了,体弱多病,营养跟不上会把身子搞垮的。”两人一边看着,一边交谈起来。

  来人男的叫黄广地,女的叫王春娥,他们是一对同龄夫妇,今年73岁。

  “鱼是昨天有人钓得送给他的。”下楞村村民梁玉其刚从地里回来,顺路进工棚里来看望王中军,并向黄广地夫妇解释。王春娥把碗筷清洗干净后,打开从家里带来的保温饭盒:里面装有煮熟的碎肉和蔬菜,还暖烘烘的。

  此前,黄广地夫妇来探望发现,王中军牙齿不好。从那以后,他们每次进村,都把王中军最爱吃的碎瘦肉蒸熟送来。见有吃的,王中军抓起筷子走过去。那动作,看起来像是担心被人抢吃。2斤碎瘦肉和一碗青菜,王中军很快就吃完了。

  “平时,都是我们给他送吃。”梁玉其说,有时农忙挤不出时间来,王中军就自己生火煮野菜吃,根本无暇顾及是否有油盐。

  黄广地牵着王中军的手协助他摁手印

  2 起因 老人的亲属电话找上门来寻求帮助

  黄广地夫妇和王中军的故事,源自于一通电话。

  据王春娥介绍,她的老家在南宁市江南区江西镇智信村,跟王中军同一个村。王春娥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南宁一家单位工作,退休后定居南宁。

  2017年12月31日晚上,一个陌生电话打到王春娥的手机上。打电话的人,是王中军的弟弟王中仕。王中仕今年63岁,生活非常困难。王中仕与王春娥用家乡话聊天,他告诉王春娥,他的哥哥王中军一生未娶,无儿无女,请求王春娥“帮帮忙”。

  王中仕说,哥哥王中军在1975年5月到江南公路管理局下楞道班(现名为江南公路管理局良凤江养护站中楞组),从事公路养护工作。其中,有部分路段在西乡塘辖区里。1995年,王中军转到西乡塘辖区金光至下楞公路段工作。2008年,中楞组在下楞村路边设有仓库,王中军就负责看管仓库。从2017年7月起,王中军再也没有领到工资了,如今又患有肺炎……

  “尽管几十年没有见过面,可人家遇到困难找上门来了,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管。”退休前,黄广地在南宁某单位任职,有一定的处事经验。挂掉电话后,王春娥就动员黄广地一起来帮出谋划策。

  王中军居住的工棚四处漏风

  3 奔波 四处跑腿帮老人争取养老保险

  尽管此时已是深夜,夫妻俩睡意已消,他们启动电脑,翻查资料。要找出30多年前与王中军有关的材料,难度很大。考虑到王中军年纪大,经不起折腾,黄广地夫妇在第二天即2018年元旦那天,便结伴进村看望。

  王中军居住的废旧工棚外面长满野草,门窗损坏,冷风从后窗进、前门出,三四百米范围内没有一间民房。王中军反应慢,偶尔咧嘴傻笑。床上,王中军盖一床薄被,没有床垫,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太悲凉了。”黄广地夫妇看着简陋的居住环境,心里很酸楚,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说是求助,王中军却什么材料都没有。黄广地夫妇就直接前往智信村,找王中仕沟通。

  王中仕的两个小孩至今未婚,最小的今年已经25岁,全家人都在家务农,没有经济来源。从智信村到下楞村有近6公里的路程,期间要过河渡船,连油费来回一趟需要10元钱。找到王中仕后,他答应让王中军在《授权委托书》和《不收费协议书》上签字按手印,以此证明黄广地夫妇的身份。

  从那以后,黄广地夫妇四处跑腿,走了很多个职能部门,找了很多个律师,得到的答复出乎意料:“这是比较少见的养老保险争议案,没有劳动合同等凭据,很难办得通……”

  4 进展 劳动仲裁部门已受理这起案件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人饿死冻死?”没有人受理,黄广地夫妇就不放弃。1月中旬,南宁市总工会职工维权中心工作人员听到反映后,建议尽快走劳动仲裁处理。

  这话,给黄广地夫妇带来了动力。

  但是,要走劳动仲裁并不那么容易。南宁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给他列出一张需要出具什么证明或材料的单子。这些材料和证明,很难找。不过,黄广地夫妇从工作人员耐心负责的服务态度中,找到了信心。

  查找证据,他们也遇到很多挫折。代理证明不规范,进到村里才发现,劳动仲裁工作人员给的单子掉了……夫妇俩前后进村近10趟,终于从银行打印出王中军从2011年至2017年6月的工资明细单,并从相关部门拿到“王中军未办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等证明。

  由于银行查找不到2011年以前的工资明细单,黄广地夫妇就去找曾经跟王中军共事的工友。1993年参加工作的人,都已经退休了。有些人有顾虑,经过黄广地夫妇磨破嘴皮好说歹说,终于签字帮王中军作证明。

  2月7日,黄广地从南宁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领到受理案件通知书。

  面对面

  这起纠纷案,也将于3月8日开庭审理。拿到受理通知书那一刻,黄广地夫妇终于松了一口气。记者从江南公路管理局了解到,从2017年起执行财政预算拨款,局里曾采取相关处理措施,结果因王中军的原因而搁浅。

  黄广地夫妇

  “不帮一把良心上过意不去”

  2月8日,王中仕也赶到下愣村。王中仕文化程度低,没出过远门;王中军记忆力减退,口齿不清。王中仕说,要是黄广地夫妇不帮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不帮一把,良心就会过意不去。”黄广地说,听说这是一起少见的养老保险争议案时,他们曾经顾虑过。大学时,他们学的都不是法律专业,如今退休多年,他们担心得不到立案,白跑腿不说,还会被人笑话。

  于是,每次出门前,夫妻俩都做好周密计划:王春娥负责备好食品,负责核查、复印材料;黄广地负责检查带齐材料,做好如何沟通等准备工作;回到家后,黄广地负责起草材料,然后由王春娥校对……

  “家人支持,主动承担家务;朋友也给我们鼓气,说把这事看成给自己扩宽视野。”黄广地说,案件得到受理了,他们也从中学到很多法律知识,收获不浅。

  江南区公路管理局

  曾采取相关措施结果因故没能办妥

  2月8日下午,江南区公路管理局一名负责人,指着刚从南宁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领回来的开庭审理通知书说,以前局里执行的是计件工酬,每个月发固定资金给护路站,由站里自行分配发放。

  2008年新劳动合同法出来后,他们清查临时工时发现王中军的情况。这名负责人说:“当时,我们在向上级汇报的同时,也设法给他办理养老保险,结果因王中军已经超过60岁无法办妥。”

  考虑到王中军年纪大了,局里尽量发放生活费,同时修缮旧仓库给其居住。2017年之后,上面执行财政预算拨款,局里就没有钱给王中军发工资了。为此,局里也提前召集王中军及亲属座谈,引导并派出专人配合通过劳动仲裁索赔,结果王中军一方因故没办妥,这名负责人说,“局里逢年过节时,也提着礼物登门探望王中军” 。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