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被告人刑事受审能力之初探

2018-01-11 22:13 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 
2018-01-11 22:13:45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孙满桃

作者:李智宏(衡南县人民检察院) 

关键词:刑事诉讼受审能力 中止审理 鉴定

摘 要:被告人的受审能力,影响到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能否正常行使,关系到庭审能否顺利进行,牵涉到法院的刑事裁判是否客观公正,因此不容忽视。然而现阶段我国刑事诉讼法并未将被告人的受审能力作为一项制度予以明确,导致司法实践中产生了一系列的难题。笔者通过阐述被告人受审能力对刑事诉讼的意义,分析目前司法实践中法院的处理模式,援引域外对受审能力的概念及制度设计,提出了我国在刑事诉讼中认定受审能力的几点建议,以期能为立法、司法活动中判定被告人的受审能力提供参考。

问题的由来:被告人李某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后,一直保持缄默状态。经鉴定,被告人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处于发病期,正接受治疗。该案被起诉至法院后,法院根据被告人的近亲属及辩护人的申请,聘请专业机构对被告人是否具有受审能力进行鉴定。鉴定意见认为被告人已经具备受审能力。被告人的近亲属及辩护人对鉴定意见不服,以被告人不具备受审能力为由,申请重新鉴定。问题:被告人患病并全程保持缄默的情况下,如何认定被告人的受审能力?庭审是否可以进行?

一、刑事受审能力的概念及意义

刑事受审能力,是指被告人参加庭审、接受审判的能力。具体而言,就是指被告人能否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有意识地行使法律所赋予的诸如申请回避、举证质证、辩护、控告、最后陈述、上诉申诉等诉讼权利。司法实践中,一些被告人由于受精神状态、智力发展程度、记忆能力、躯体疾病或者所处的社会环境等因素影响,会出现精神恍惚、语无伦次或者全程缄默、失忆、行为举止异常等状态。此时就需要法庭对被告人是否具备受审能力进行评判,以衡量被告人能否理解自己的诉讼地位和面临的法律后果,能否理解认罪与不认罪的区别,能否正常发表辩护意见、能否正常回答法庭的问题等等[1]。由于我国在刑事诉讼中不实行被告人缺席判决的审判制度,因此被告人作为庭审的必要主体,其是否具备受审能力就显得非常重要。尤其在以“庭审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大背景下,维护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被告人是否具备受审能力作为被告人能否正常行使诉讼权利的前提,理应得到足够的重视和理性的评判。这是实现庭审实质化的必然要求,也是维护司法公正的应有之义。

二、我国现行法律对刑事受审能力的规定

纵观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制度,被告人的受审能力并未被作为一项专门的程序性制度在诉讼法中予以确定。稍有涉及的有1989年7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联合发布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中规定:“被鉴定人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在诉讼过程中,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致使不能行使诉讼权利的,为无诉讼能力。”和1998年9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在审判过程中,自诉人或者被告人患精神病或者其他严重疾病,以及案件起诉到人民法院后被告人脱逃,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审理。由于其他不能抗拒的原因,使案件无法继续审理的,可以裁定中止审理。中止审理的原因消失后,应当恢复审理。中止审理的期间不计入审理期限。” 然而,该两项规定无论是从对受审能力的专注程度还是从医学、法律的判定条件来看,都有其滞后性和局限性。前者制定于刑事诉讼法修订之前,其并非专指审判阶段被告人的受审能力,而是指从立案侦查到执行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能力,范围太宽又过于笼统。而且其判定是否具备诉讼能力的医学条件仅限于精神疾病,却没有将其他诸如躯体疾病等涵盖在内,不符合客观实际。后者在医学条件上虽然包括了其他严重疾病等因素,但在法律条件上使用了“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这样一个标准,给判断有无受审能力带来很大的随意性[2]。使得本来应通过科学鉴定来断定的,给人的感觉是可以由法官自由判定。此外,比较明确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25日下发的《关于办理被告人丧失受审能力久押不决案件有关事项的通知》中规定:“刑事案件因被告人丧失受审能力,无法审理或无法继续审理,符合中止审理条件的,可以依法中止审理。对依法中止审理的案件不作为长期未结和久押不决案件统计和督办。对丧失受审能力的在押被告人,人民法院应建议看守所积极治疗,除不关押确有社会危害性或有串供、自杀可能的重大案犯外,也可以变更强制措施,以保障被告人合法权益。”然而该《通知》同样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一是通知出台的背景仅是为了推动积案清理工作,而并非从制度上确立受审能力的概念并予以规范。二是《通知》中仅仅针对的是在押的被告人,对于非在押的被告人是否可以同样适用该通知并未明确。三是通知明确了可以中止审理、变更强制措施的处置方式,但是对于中止审理后,造成中止审理的原因长期或者几乎永久存在,案件如何裁判没有做出规定。四是人民法院对于丧失受审能力的在押的被告人只有建议看守所进行医疗的权利,对于看守所不接受建议或其他因素使被告人得不到及时诊治,导致被告人受审能力一直处于无法恢复的状态,此时应当如何处理没有作出具体规定。因此,该《通知》并未从根本上解决人民法院审理无受审能力的被告人案件时所遇到的现实困境。

相比较而言,我国的民事诉讼制度确立了诉讼行为能力的概念,并为充分保障无诉讼行为能力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专门设置了法定代理制度。即对于没有诉讼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精神病人,从切实保护其合法权益出发,法律限制或禁止他们亲自参加诉讼。同时,法律规定,他们的法定代理人可以全权代理参加诉讼。有学者试图参考民事诉讼行为能力的制度设计,但笔者认为,刑事受审能力的特殊性决定了刑事诉讼不可能像民事诉讼一样,对于无诉讼行为能力的被告人,可以通过法定代理制度的补充来保证诉讼的进行。第一,被告人行使诉讼权利的专属性。如法庭上做最后陈述的权利只能由被告人自主行使,接受法庭的讯问或者发问也只能由被告人本人选择如何回应。第二,被告人对犯罪经过的亲历性。被告人作为犯罪的实施者,其对犯罪过程有着亲身的经历。因此,其是否能参与法庭调查,是否进行辩护,直接影响到案件事实的厘清和量刑情节的认定。第三,被告人成为担责主体的不可替代性。刑事审判的后果只能由被告人承担,不能通过其他方式或者由其他人来代替其承担刑事责任。因此,能否参与庭审,直接影响到被告人的切身利益。

三、司法实践中法院对无受审能力的被告人的处理方式

一是照常判决降格处理。一些法院审理时认为,有无受审能力仅仅是指被告人有无接受审判的能力,而不是有无刑事责任能力。被告人无受审能力并不是刑事诉讼程序中断的法定事由[3]。因此,只要被告人实施犯罪时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且在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情况下,即使被告人方以无受审能力为由进行抗辩,法院依然开庭审理,并对被告人科处刑罚。但囿于被告人外在表现的异常性、被告人近亲属、辩护人的强烈抗议以及执行阶段可否羁押等现实问题,法院在量刑时往往作降格处理,对被告人宣告缓刑或者判处免刑。然而,由于缺乏被告人的实质性参与,使得庭审流于形式。在被告人能否理解庭审的实质意义尚不明确的情况下,径行对被告人作出判决,无疑是剥夺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二是法院决定不予受案。一些法院顾及被告人受审能力对庭审的实质影响,但因缺乏具体的程序规定引导,又困惑于能到不能审、能受不能判的实际情况,便以被告人不能到案或者不能参加庭审为由拒绝受案。然该做法于法无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八十条规定了人民法院受理案件时的审查内容和处理方式,被告人是否具备受审能力并非法院作出是否受案的法定事由。而且,对于能够到案的被告人,法院不能将被告人无受审能力等同于被告人不在案,并以此为由不予受案或将案件退回检察院。再者来说,如果法院不受案,检察院也不能对案件作出实质性处理。一是《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已经废除了审查起诉阶段中止审查的制度。二是对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情节并不轻微的案件,检察院也不能以犯罪嫌疑人无受审能力将案件做不起诉或者退回侦查机关(部门)处理。

三是法院裁定中止审理。对于无受审能力的被告人,一些法院认为,尽管其可能亲历法庭接受庭审,但其思维不能正常理解庭审的意义,无法在庭上行使诉讼权利。此种情况下,应当视为“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的情形。“正如不得对未能亲自到庭的人进行审判一样,也不能审判那些虽在法庭但精神不在法庭的人。”因此,对被告人应当适用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裁定中止审理,等被告人恢复受审能力后再开庭判决。如(2017)浙1004刑初642号被告人陈某某涉嫌抢劫罪一案,被告人陈某某因患精神病被鉴定为无受审能力,法院裁定中止审理。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之后,被告人恢复了受审能力,法院才依据鉴定意见恢复审理。然而,法院在作出中止审理的裁定之后,由于缺乏配套的跟踪机制,案件往往被束之高阁,中止审理俨然成了一种被默认的结案方式。如在一起案件中,被告人突患精神疾病,法院在对其他同案犯作出判决后,对其中止审理,时隔几年案件仍未作出判决,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大打折扣。被告人精神状况是否恢复亦不得而知。

四、外国对受审能力的概念认定和制度规范

国外的很多国家都在刑事诉讼中确定了被告人受审能力的概念,并制定了明确、具体的评判标准。如前苏联在苏联刑法第十一条第二款中规定:“被告人‘处于不能理解自己行为的意义或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状态”即被认定为无受审能力。英国判定有无受审能力的标准为是否理解被控告的性质,是否理解认罪与不认罪之间的差别,能否与自己的辩护人相互理解与合作,能否向陪审员提出问题,能否理解在法庭上提出的证据,并作出适度反应。美国法学会1984年8月通过的《刑法精神健康标准》所确定的标准为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与自己的律师交换想法,是否有足够的理智能理解和配合律师在辩护中对自己的帮助,是否能在理性上和事实上理解诉讼程序。在如何应对和处置被告人是否具备受审能力的问题上,各国在不同时期也作出了具体的尝试。如早在17世纪中叶,英国法院在判断被告人究竟是因病丧失受审能力导致无法理解庭审内容而闭口不答还是故意保持沉默这一问题时,法院通过遴选陪审员来进行判定。如果认为被告人顽固地保持沉默,则会将重物不断加码置于其胸口,直至被告人开口应答或者死去。虽然这种方式近乎残暴,但却是医学条件并不发达时期,英国判定被告人受审能力的最直接的方式。在18世纪晚期的英格兰,审判会被推迟到被告人恢复神智,能够进行辩护,懂得避免刑罚之时,对于不具备答辩能力的,预审法官会以女王的名义将其送往精神病医院治疗。

美国在19世纪明确确立了受审能力制度,并形成了一套认定受审能力的标准,对于可能不具备受审能力的,由法院聘请专业机构对被告人进行鉴定,鉴定人出具报告交法院裁定。有些情况下,法院甚至可以直接进行受审能力的认定。对于具备受审能力的,法庭会继续开庭审理。对于认定不具备受审能力的,法院将会作出强制性规定,将被告人交司法部长进行监管治疗。监管治疗期间,由专门的精神病专家、医生、护士、社会工作者、心理专家等专业人士组成治疗小组进行治疗、跟踪和监督。如果经过法定期限恢复的,继续庭审,没有恢复的,符合民事收容条件的,进行民事收容,否则释放[4]。

五、域外经验给我国刑事诉讼中认定被告人受审能力的启示

一、强化三个意识。首先,要强化审判人员的人权意识。刑事诉讼中的人权保障核心在于保障被追诉人的人权。因此,充分考量被告人的受审能力,将无受审能力的人排除在法庭之外,是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应有之义。其次,要强化审判人员的程序意识。被告人的受审能力是保证审判程序公正性、准确性和尊严性的重要机制,审判人员应当树立严格的程序观念,将被告人是否具备受审能力纳入庭前需要核查的重点内容。再次,要强化审判人员的证据意识。尽管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即使没有被告人的供述也可以定罪,但是,如前所述,被告人在法庭上的供述和辩解直接影响到法庭对犯罪事实的厘清,对被告人认罪情节、悔罪态度的认定。因此,在被告人不具备受审能力的情况下,审判人员不能视若无物,径行判决。

二、科学分析论证。在有初步证据证实被告人可能不具备受审能力的,或者庭审前观察到被告人行为举止异常的情况下,法院应当调阅被告人的病情诊断书、住院记录、医嘱等资料进行审查。确有怀疑的,应指定专门的鉴定机构对被告人进行鉴定。必要时,还应当组织精神病医生、内科医生或心理学专家进行观察论证,邀请被害人、鉴定人、公诉人、侦查人员、被告人近亲属以及与其生活较为密切的证人进行听证。法院在综合各方面证据、意见的基础上对被告人是否具有受审能力进行评判,力求做到论证充分,认定准确。

三、健全监管机制。对于具备受审能力的,法院应当决定开庭审理,对于无受审能力的,法院在裁定中止审理的同时,应当建立健全跟踪监管机制,及时掌握被告人的恢复情况以便做出是否开庭审理的决定。一方面,法院应对被告人采取适宜的强制措施。对于需要住院治疗的或者家属陪护的,要将逮捕、刑事拘留的羁押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的非羁押措施。另一方面,可以联系社区、村委会、被害人、公益机构、派出所等主体,充分发动被告人身边的机构人员,加强对被告人的跟踪监督。此外,为避免被告人出于逃避刑事责任的目的故意不治疗或者故意隐瞒治疗效果的情况,可以参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确定的强制医疗制度,通过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对被告人进行治疗。目前我国的强制医疗制度只针对犯罪时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目的是通过强制医疗防止其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建议拓宽强制医疗的范围,将无受审能力的被告人通过强制的方式,在政府的监管之下接受治疗,以恢复受审能力,接受法庭的审判。

第四、规范处理方式。由于我国尚未对被告人的受审能力建立一套具体、规范的刑事诉讼制度,因此,对待无受审能力的被告人,法院最恰当的方式是先裁定中止审理。然而,对于中止审理后,即使经过治疗,被告人的受审能力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的情况法院如何处理,尚没有明确的规定。《人民法院报》曾刊发了宁波、上海等地法院的处理模式,即对于此种情况下的被告人,法院最终会对被告人裁定终止审理。虽然这种结案方式缺乏依据,但是笔者认为,该方式值得被立法采用。对于长时间恢复性几乎为零的被告人,如植物人、痴呆患者、精神病人,此时可以参考民法上的宣告死亡制度,认定被告人等同于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五)项之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从而做出终止审理的裁定。当然,对于被告人是否确实无法恢复受审能力需要科学的鉴定和一定时限的考察论证,这都亟待刑事诉讼制度进行规范。只有通过立法来确定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才能让审判者在破解被告人受审能力这一司法难题时有法可依,所作出的裁判结果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参考文献

[1].张翔,刑事受审能力探究,法制与社会,2004,(8)

[2].贺红强,论我国刑事被告人受审能力的制度补位,法学论坛,2016,(5)

[3].陶维俊,无受审能力不影响刑事案件受理,检察日报,2017,(3)

[4].吴常青,论被告人的受审能力鉴定——以美国法为参考,鉴定论坛,2010,(2)

[责任编辑:孙满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