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老赖”被拘15天 其女称不想卖房赔偿

2017-11-30 10:38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7-11-30 10:38:29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教科书式老赖”被拘15天 其女称比普通家还穷不想卖房赔偿

  最近一段被称为“教科书般”耍赖的视频在网上很火。一个小伙子的父亲被汽车撞了,但是肇事司机不仅不赔偿,在法院判决她必须赔偿之后依然不赔偿,上演了“教科书般”的耍赖。

  赵勇,河北唐山人,两年前建筑专业研究生毕业后,顺利进入天津市的一家设计院工作。可谁也没想到,刚上班仅4个月,他的命运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变了。

  2015年10月6日上午,赵勇的父亲在骑自行车时,被一辆小汽车撞成特重型颅脑损伤,成了植物人。事后,经过交警的事故认定,小汽车驾驶人黄淑芬承担事故70%的责任,赵勇的父亲负有30%的责任。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赵勇除了照顾成为植物人的父亲,就是不断地联系事故肇事者黄淑芬,想要一个说法。

  河北省唐山市交通事故受害者家属赵勇:我希望她能拿出一个应有的态度出来,不要躲。中间我跟她有过交流,她的态度一开始比较好,逐渐她就不见了,消失了,来了一个郑永顺,又不解决问题。后来她就开始耍一些诡计,骗你明天来,但其实没来。

  (电话录音)被告黄淑芬:咱们也没必要见面了,咱们见面根本解决不了,到时候一起到法院再说,然后到时候法院咋判咋是。

  赵勇:那大姐,法院咋判,你听法院的吗?

  黄淑芬:如果判的是差忒多的话,我肯定是也不干。

  赵勇:大姐,我……

  黄淑芬:你就该休息休息了,该伺候你爸伺候你爸吧,也甭说了,以后有啥事咱们法院见就中。

  在交通事故发生一个月后,赵勇就对黄淑芬提起了诉讼,18个月后的2017年6月8日,法院作出判决,要求被告黄淑芬赔偿赵勇父亲85万多元,并且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但被告一直没有履行,直到赵勇将他与被告交涉的经历在网络上曝光,11月25日,被告的女儿才支付了3万元赔偿。

  (电话录音)黄淑芬:我没钱,拿啥给你啊,你查去,随便查去,不管是我,还是我闺女你都查去,你看我们有没有存款,现在我没有,我说了我给你找去。我就是(法院)判也中,判个几年也中,咋的都中,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也不用还了。

  面对黄淑芬如此的态度,从上个月的中旬开始,赵勇将自己一家人的遭遇陆续公布在了微博上,截止到今天,他写的这篇《这773天我被迫改变的人生轨迹》的阅读量已经突破一千万。同时赵勇还将他与黄淑芬一方的通话录音、视频也一同公布在网上,并将黄淑芬的行为,称之为“教科书式的耍赖”。

  赵勇:我去申请强制执行,判决(生效)十日后我找了一个最近的工作日去申请强制执行,然后法院也受理了,工作人员说,因为案子很多,必须按步就班来,时间拖得太长了,我实在是等不了,我觉得只要不涉及刑事,民事赔偿就是一个扯皮的过程。

  11月25日,赵勇第一次收到了黄淑芬女儿支付的3万元赔款,同时她的名字也已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第二天的26日,黄淑芬就被当地法院司法拘留15日。而这一天,距离车祸发生已经过去了772天,距离法院判决生效过去了171天,而距离赵勇在网络上公布文字、视频仅过了10天。

  司法拘留15天,顶格处罚,26日,肇事司机黄淑芬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目前,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冻结黄淑芬的佣金并查封其名下相关资产。目前,黄淑芬由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已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让女儿在交警队门外围堵叫嚣,让“前夫”代言自己不露面,这是赵勇讲述肇事司机在2015年10月撞人之后的反应。

  黄淑芬:我没钱,拿啥给你啊。

  赵勇:拿钱啊。

  黄淑芬:我得给你找去。

  赵勇:这还用找,这(新买的)房,这车。

  黄淑芬:你开走,我说不给你钱了吗。

  赵勇:你不会说这个话,你说我慢慢给你,但我爸现在急等着这个钱救命,不(逼)到这份上我也不找你来。

  这是今年十月,黄女士在自家小区门口,面对当事人赵先生的质疑,展示了教科书般的耍赖姿态。赵勇说,黄淑芬是某保险公司业务高管,在唐山金融中心写字楼有自己的部门,收入非常高,然而,黄女士的女儿对此予以否认。

  肇事司机之女刘明月:她不是高管,她只是一个保险代理。我们一直积极的给他筹钱,我觉得我们家比普通家庭还要穷一些。

  赵勇在视频中表示,黄家在“事发第二个月就买房买车,成功转移财产,总价超过百万”。近日,刘明月对此回应说,“房子早在2014年就买了,并不是为了转移财产。”

  刘明月:我从2012年、2013年就开始攒钱买房了。首付交了差不多17万多。

  记者:是你妈赞助的吗?

  刘明月:我妈肯定会赞助我,女儿买房,她赞助我也正常啊,但是不多。因为是期房,我交了定金,然后又把首付的尾款补齐,然后就等着交房。

  记者:有网友说让你卖房还债,你有这种考虑吗。

  刘明月:我有考虑过,但是我不想这样做,(有自己的家)这是我二十多年的一个梦。

  记者:但是你母亲已经失去自由了。

  刘明月:想办法和解,而且我母亲不同意我卖房子。因为卖了房子,没有收入,还有欠款,没有地方住,没有工作,什么都没有,只有负债,什么都不是你的,只有你的债务是你的。

  记者:房子是你唯一的。

  刘明月:她可能就是觉得她怎么样都行,但是要给我留一条活路。

  白岩松:这姑娘虽然是哭着说的,但是依然激不起你的同情,而且让人不寒而栗,她说不卖房的重要原因,这是我的梦,但是怎么没有去想你的梦是建立在别人家庭的噩梦的基础上,而且这个噩梦一直在持续呢。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黄姓的女子真坏,真缺德,生活中这样坏和缺德的人多了,但是法律必须要保障不能让她坏到这种程度,缺德不能缺得这么多,要守住这样的底线,这也是依法治国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们继续连线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许身健,许院长她相关的财产,不管是房子、车,也举了很多的例子,好像还想说服别人,那我去哪住等等,但是法律该怎么认定这些事情。

  中国政法大学副院长许身健:实际上是一个责任问题,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你有财产的话,既然你给别人带来了非常巨大的伤害,那必须用你的财产承担这样的违法的责任,这应该是法律规定非常确定的,她这样的话完全就是自我的辩解,这个是法律上来讲不成立的事。

  白岩松:另外还有一点,我们仔细看这个过程的时候,你会发现赵勇是在出了事之后的第二个月,2015年11月份就提起诉讼了,但是到2017年4月的时候才开庭,6月8号判决下达,怎么看待接近两年时间的过程,其实对正在治病和抢救来说,这个时间似乎有点长了。

  许身健:我觉得确实是这样,因为法律是一种理性的过程,要决定双方的责任需要一定的时间程序,但是对于受伤害的这一方,权利受侵害的这一方,他的权利如果得到实现,应该给他相应的一种渠道实现他的权利,如果完全按照法律的规定,法律的规定只是确定你们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但是对于这种急切的所需,法律应该有这样的渠道进行救济,救急和救穷的问题,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本以为,我这辈子运气不会太差,会跟大多数人一样,前半生别太偷懒,后半生就不会太难过。但,我错了。”11月16日,赵勇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出了第一篇文章,讲述了自己两年多来的遭遇。

  “是不是只有网上到达热度,才能得到发声的机会,是不是只能够惨,才能注意到弊端”这是赵勇,在今年7月14日转发杭州保姆纵火案后写下的评论。四个月后11月16日,他也不得不选择上网为自己呼吁。

  赵勇:她态度真的很恶劣,我就拿她没办法,我又不能做出极端的行为,如果她能顾及到面子给她造成的压力,她是有可能履行判决的,我手上正好有一些取证的素材,本来是觉得可能会打官司用,但没想到她的态度浮现出来了,那我干脆直接先曝光她吧,然后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我没有触犯到她的隐私,只放了姓名和照片,把事情叙述出来,把我有根据的推测全都写上去了,然后上了热搜。

  尽管这篇文章曾经还上了热搜,但赵勇并没有等来肇事者的85万赔偿款。第二天,他又发了一条微博,称接到了自称是肇事者前夫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删除照片,他拒绝了。又等待了几天后,11月22日,赵勇发布了一段视频。

  赵勇:当时她应该是破罐破摔了,你已经把我的照片跟名字发上去了,那我如果赔偿给你,我也不会挽回这些东西,那我干脆还是不给你好了,我想她可能是这个想法。那我想,那我就不忍了,我就发你视频吧。结果她没想到后面有个视频,那我也没想到这个视频能够影响到全国范围。

  赵勇表示,在利用网络发布信息之前,自己的事情也曾在其他渠道进行过公开。此前当地媒体就曾经有过报道,只是并没有曝光肇事者的信息。甚至一个导演还曾经将他家经历的事情拍摄了一个公益短片。

  本来是希望用于法庭留存证据的录音,录像,赵勇最终不得不把它们放到了网上。而对于公布肇事者个人信息,是否也有欠妥的地方,赵勇表示自己也是权衡了利弊的无奈之举。

  赵勇:个人信息这个事情,我知道这个涉及到侵权什么的,这个我真的认真考虑过。但是我并不想为难她,从一开始就不想,但是她不履行赔偿,我的父母身体情况每况愈下,我的债务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我的生存问题,我的生存已经面临问题了,如果说真的有触犯到法律的话,那我觉得我只能这么做了。

  在网络上发出视频后,赵勇表示对于事件还是有推动作用的,肇事者的公司给肇事者发函要求其履行法律判决,肇事者也打来电话要问是否可以先给20万。而赵勇目前希望的是肇事者能够尽快认真履行法律判决。

  白岩松:指望对方良心发现,这不一定靠谱,而是需要法律坚决的执行,呈现出有良心的结果。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许院长,其实现在赵勇也有些担心,这个热度一旦过去了,会不会最后执行又难了,接下来法院该怎么做,才能真正把欠的这85万交到他们的手里去。

  许身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问题,按说严格依法办事,不管是权利人还是义务人都有这样的预测,大家可以预测彼此的行为,但是如果说照成必须要靠微博,靠微信,靠网络,靠社交媒体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这样的话就背离了法律的本质,我们现在呼吁依法治国,就是应该回到法制的本意,在法律之下人人是平等的,我还是回到刚才那样一句话,法院的判决要准,必须要符合正义,既然是一个正义的判决,要代表国家的,执行的话一定要狠,并不是要依靠权利人去呼吁,靠各种各样的压力,这样是个案的,法律应该是普适的做法。

  白岩松:那这85万通过冻结财产等等其他是可以强制执行吧,如果对方不良心发现的话。

  许身健:当然了,这个就是取决于一种机制,对于债务人相关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扣押,最后进行转移,如果说还是执行不狠,恐怕就是相关的法律机关,司法机关的问题了。

  白岩松:非常感谢许院长带给我们的解析,的确,我们更加期待的是一个教科书般解决的方案,生活中有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法律不能让糟糕的事情延续,另外从更上级的法院来说,是否也要追追责,为什么不能强制执行,只有把它做成教科书般的执行,执行难才会慢慢从我们生活中真正减少。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