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托市场有哪些监管短板?警惕无资质托育机构

2017-11-10 10:13 来源:法制日报 
2017-11-10 10:13:55来源:法制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家长:请把幼儿园监控导入我们手机

  调查动机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引发舆论持续关注。虐童案背后,关于亲子园利益相关方的种种分析出现在网络上。这起虐童案背后究竟存在哪些问题、暴露了幼托市场的哪些监管短板?《法制日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一经曝光,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舆情持续发酵。今日上午,《法制日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长宁区金钟路携程总部的携程亲子园,看到这里张贴了告示,明确即日起停业整顿。门口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和自称家长的人。

  就在《法制日报》记者就此事展开调查时,上海长宁警方发来情况通报:11月8日上午,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向长宁警方反映称,发现其开办在办公楼内的携程亲子园存在工作人员疑似伤害在园幼儿身体的行为。警方立即派员到场控制了4名工作人员,现在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另据了解,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已于第一时间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提前介入此案,引导公安调查取证,依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舆情发酵

  在上海,孩子进托儿所、幼儿园比进小学、初中更难。

  “民办的上不起,公办的进不了”,即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让孩子入园,家长还得担心孩子吃得饱不饱、睡得好不好、会不会受虐待。正因为家长的这些心理,携程亲子园虐童案曝光后,迅速引起舆论关注。

  在携程亲子园虐童案中,除了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的3名嫌疑人,与事情有关联的还有几家单位,其中有“为了孩子学苑”、携程亲子中心,还有《现代家庭》读者服务部。《现代家庭》读者服务部是“为了孩子学苑”的归属单位。

  公开资料显示,《现代家庭》读者服务部在11月8日致歉称: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暴露出内部管理方面存在明显的漏洞和不足。对此次事件给孩子和各位家长带来的伤害,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其主管单位上海妇联也发函回应:对“携程亲子园事件”深切关注,上海妇联一直致力于切实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对这起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表示强烈谴责。

  据了解,携程在早期组建亲子机构时,由于场地不达标、不具备幼儿供餐条件、不具有托幼资格等原因而无法开班,后来在长宁区妇联的牵头下,选择“为了孩子学苑”作为第三方教育机构,并与家长建立了三方机制,购买了公众责任险,才正式开办了携程亲子园。

  不过,据家长透露,携程亲子园虽已在2017年6月1日通过项目验收,但迄今为止未得到上海市教育局的审批备案。

  早在警方发布通报前,记者就案件涉罪问题采访了华东政法大学研究刑法的老师。这名老师告诉记者,携程亲子园虐童案的嫌疑人适用“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这是刑法修正案(九)通过的新设罪名,此罪将非家庭成员之间的虐待行为纳入刑法规制的范围。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之一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探寻真相

  那么,3名嫌疑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虐待孩童?记者联系了长宁警方。工作人员透露,案件正在调查中,已经作了大量笔录,但具体内情不便告知。

  有家长把矛头直指第三方教育机构,即“为了孩子学苑”。有家长称,该机构为了压缩成本,提高利润,用极低的年薪招聘幼教老师,甚至不需应聘者提供任何资质证书。而且,该机构也没有按照原先约定的1:7比例配备老师,如果按此比例,100个孩子至少需要配14名老师,而到现在为止,只配了4名老师。

  “没有资质和经验,拿着低工资,却要照顾那么多孩子,出现虐童事件是必然的。”这位家长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上海市目前有50余万名待托育孩子,1605所托育机构,其中公办幼儿园1151家。由于现实需要,上海一些大型企业,尤其一些以青年职工居多的新兴企业,亟需通过开办自己的亲子机构来解决托育难题。

  据统计,目前准备开办职工亲子机构的企业有59家,按照每家企业100个孩子、每个孩子每月3000元的保育费计算,每月费用可达1770万元,全年费用高达2.12亿元,而且这些亲子机构的场地一般由企业免费提供,其中利润之丰不言而喻。

  “净利至少在30%,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因此竞争激烈。眼下无论有资质没资质、有经验没经验、有团队没团队的都希望分一杯羹,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了孩子学苑’有背景,所以才被入选。”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阳光监管

  其实,携程亲子园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一起托育机构虐童事件。据媒体统计,今年以来,国内相继发生了郑州一家幼儿园老师殴打20多名孩子、河北宝丰一名幼儿园女教师多次针扎20多名3岁左右的孩子、吉林长春麦瑞斯幼儿园一名幼师多次摔打撞击两名儿童等案事件。

  纵观这些案事件,托育机构的监管存在不少问题。

  “我们知道,不管是我们携程董事长梁建章还是上海市政府,都是真心实意为民办实事,解决我们的燃眉之急和现实困难。这种‘政府牵头、企业出钱、职工省心、舆论满意’的职工亲子项目本来是两全其美的事,但一到现实执行中,就走了样、变了味。”一位携程职工告诉记者,“个别无良的教育机构破坏了整个市场秩序,现在每个家长心中的安全感荡然无存,孩子一送进托儿所和幼儿园,心中就没底了。”

  那么,如何建立有效的监督和监管机制、如何提高教育机构的自律能力?

  “请把幼儿园的监控导入家长手机!这在目前根本不是技术难题。”一位家长亮出了自己的观点,得到其他几位家长的支持。

  记者了解到,借助移动互联技术,开发App客户端或者利用微信公众号等方式,都可以将特定的监控视频连入手机,用户可以随时随地查看监控情况。

  这位家长告诉记者:“监控、监管离开阳光就是一句空话,既然有关部门无法实施有效监管,那就需要家长的参与和监督。一方面,只要随时随地能看到孩子在教室里的情况,我们悬着的心就可以放下来了;另一方面,只要有那么多家长的眼睛盯着,托育员胆子再大,也不敢有出格行为。”

  本报上海11月9日电

[责任编辑:陈畅]

[值班总编推荐] 外卖骑手交通违法乱象宜早治严治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