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法“大修” 将对司法改革发挥引领保障作用

2017-09-11 21:28 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 
2017-09-11 21:28:09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两法“大修” 将对司法改革发挥引领保障作用

  光明网讯(记者 孙满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以下简称“两法”) 目前迎来“大修”,修改工作现已正式进入立法程序。记者近日在江苏南京召开的中国法学会审判理论研究会2017年年会上获悉了这一重大消息。而今年的年会主题正是司法改革与法院组织法法官法修改。会上两百余名法院代表、专家学者为修改 “两法”积极建言献策。

  今年8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对人民法院组织法(修订草案)进行了第一次审议;法官法修订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专家表示,在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新时期,对“两法”进行全面修改,有助于巩固司法体制改革成果,确保司法体制改革行稳致远。

两法“大修” 将对司法改革发挥引领保障作用

  “两法”修改任重道远

  记者获悉,此次“两法”修改涉及司法机关的设置和职权、司法机关人财物管理、司法责任制、司法人员分类管理、诉讼制度、司法职业保障等司法制度的核心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审判理论研究会会长沈德咏表示,“两法”的修改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两法”及相关法律制度的修改完善,是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固化司法改革成果的重要载体。要加快推进法律修改进程,将前期改革成果上升为法律规定,发挥好立法对改革的引领和保障作用,进而更加全面深入地推进改革。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徐显明表示,“两法”修改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近一两年内难以完成。“法官法的修改和过去的老条文比,保留下来仅有三条,检察官组织法对比过去,老条文全部作废。”

  徐显明说,今年8月,立法机关已进行了第一次审议,这只是初审,后面还会有二审甚至三审,到时机成熟时,人大常委会再提请代表大会通过。

  在谈到审级独立时,徐显明表示,没有审级独立,冤假错案无法避免。这一次“两法”修改的一个很大变化,就是赋予最高人民法院和上级人民法院这样一个职权:即最高人民法院依照规定管理全国的司法警务和司法行政工作,上级人民法院管理下级人民法院司法警务和司法行政工作。

  也就是说,从过去的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上级人民法院监督下级人民法院,又增加了在“警务和司法行政”方面的“管理”。最高人民法院将兼具最高司法机关、最高审判机关、最高监督机关、最高管理机关、最高执行机关五个“最高”于一身。

  “但是这种改变不应该改变审级独立,没有审级独立就没有二审终审制。没有二审终审制,监督职能无从实现,所以审级独立是人民法院独立行使职权的应有内容。”他说。

  在考虑审级制度改革时要关注司法资源合理配置

  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江必新提出,在“两法”修改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新时期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特点和现实,在考虑审级制度的改革时,关注合理配置司法资源,更好提升司法质效。

  江必新建议,人民法院组织法在修改过程中,可以考虑研究和论证赋予人民法院派出机构独立审级功能的合法性和合理性。

  从2016年全国基层法院的派出法庭所办理案件尤其是民商事案件的数量和相应比例来看,如果这些案件都进入到二审程序,当事人的诉讼成本和人民法院的司法成本都会增加。

  “要充分立足我国国情,关注在基层法院设立上诉庭来审理针对人民法庭裁判上诉案件的相关研究。” 他说。

  另外,江必新还建议,在人民法院组织法修改时,可以在充分总结最高法院巡回法庭运行经验的基础上,研究适当赋予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独立审级功能的可行性,以更好发挥最高法院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的功能,并不断优化和完善跨区域法院的设立条件和案件管辖范围。

  “科学合理设定不同审级案件进入诉讼程序的条件要尊重司法规律。要不断加强中级、高级法院的审判监督职能,促进纠纷在法定程序内得到妥善解决,实现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的统一,努力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 他说。

  从法院组织法的修改看审判者的重新定位

  2013年,在新一轮司法改革启动之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修改“两院”组织法列入立法规划,修订草案规定了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适用法律人人平等、司法公正、司法民主、司法公开和司法责任制等基本原则。

  上海交通大学凯源法学院院长季卫东说,审判独立原则从法院整体独立落实到合议庭和独任庭层面,这是司法改革的重大突破。同时,按照“有权必有责”的原则也明确了责任制。这些都是修法的亮点。但是,遗憾的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变化并没有及时和充分地反映到法律修改过程中。他认为主要有三点体现:

  第一,法院组织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司法辅助人员的权利义务,这与目前审判现场的巨变不相适应。数字信息处理部门、电脑工程师对案件审理正在产生深刻影响,法院的信息处理外包业务庞大,这些新领域、新现象都有待于法律进一步明确界定。

  第二,面对法律和计算机程序编码以及大数据算法的支配,应该强调法官“有思考的服从”原则,并为法官综合名实、统筹裁量留下充分的空间。

  第三,判决自动生成的技术如何与法律解释和法律沟通兼容,如何防止人工智能压缩法律的话语空间。“这个问题必须认真考虑。如果法院组织法的修改来不及考虑这类问题,可考虑在法官法修改中加以弥补。” 季卫东说。

[责任编辑:陈畅]

[值班总编推荐] "双一流"到底是不是985、211的翻版

[值班总编推荐] 改革改出获得感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