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黑车遇查跨区逃?专家:建立补丁机制

2017-09-08 09:35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08 09:35:5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原标题:如何破解黑车遇查就跨区逃

  专家认为 政府对“三不管”地带要构建补丁治理机制

  “三不管”地带,向来是各大城市管理的薄弱环节甚至盲区。这些地带因职能、责任划分不清,常出现“多头管理”,最终也常导致“多头不管”、管不了、无法管等问题,最终体现在行路难、环境脏乱差、市政市容等各个方面。

  北京晚报记者探访多个城区交界地带,并探寻“三不管”区域管理难题的解决之道。

  旧鼓楼大街

  一街两区那叫乱 联手整治未好转

  旧鼓楼大街位于地铁鼓楼大街站以南,是一条南北向的路,路的东西两侧风格很不一样。路东侧是一排贩卖服饰、熟食的小商店,还有一个大型的菜市场——新民菜市场。在这些商店门前,还用绿化带隔出了一溜儿人行道,与机动车道分开。而路西侧没有绿化带,也没有小商店,只有一排白色外墙的居民楼。西侧的部分道路还用蓝色挡板封闭着,正在修缮中。

  这条街处于东、西城的分界处,马路东侧属东城,西侧归西城。

  东侧的新民菜市场在北京很有名,早晨10点,来新民菜市场买菜的人摩肩接踵。居民的自行车、共享单车、电动车、摩托车把马路东侧塞得严严实实。一些自行车停在了人行道内,加上一些小贩把啤酒、水果、垃圾桶摆在门前,东侧的人行道被挤得连两人对面走来都错不开。菜市场门前积了脏水,还有破菜叶和垃圾,隔着老远就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而菜市场外,几个卖甲鱼的游商小贩,把水盆和甲鱼摆在地上,吆喝着招呼过往客人。

  在路的西侧,沿着机动车道边沿停着一排面包车,和东侧的自行车遥相呼应。不时有人从面包车上往菜市场内搬运货物。北京晚报记者在早上10点、下午6点两次来到旧鼓楼大街,东侧的自行车换了一拨,而这些面包车纹丝未动。晚高峰时,因东西两侧停车过多,中间留给机动车行驶的道路十分狭窄。很多行人因人行道塞满了杂物,被迫走在马路上,十分混乱、危险。当公交车开过来时,骑自行车的人避让十分困难。

  不久前,因一条街道分属两区,旧鼓楼大街长期存在交通混乱、车辆乱停乱放的问题,西城区的德胜街道曾与接壤的东城和平里街道,共同签订《共筑平安边界协议书》。对各自的辖区、界限进行“确权”与认领,并开展联手整治。建立边界共治共管机制,每月联合执法一次,每季度会商一次,然而旧鼓楼大街的交通混乱状况却依旧存在。

  立水桥

  黑车遇查跨区跑 单车木板也占道

  立水桥一带是昌平区和朝阳区的交界地带,从立水桥北路旁的北方明珠大厦往南是朝阳区,往北是昌平区。

  站在北方明珠大厦不远处的天桥往下望,人行道上塞满了自行车和摩托车,很多车被摆放得东倒西歪,十分杂乱。立汤路和立水桥北路两侧各停放着一溜儿小汽车,它们的车门都整齐地冲人行道打开,司机们探出头来揽客。而在立水桥北路东侧,大量的共享单车从人行道一直摆放到了马路上,一溜儿黑车则在共享单车的外侧揽客。不远处,好几辆黑车还堵着公交车站。家住天通苑的王先生说,此处的机动车道本就不宽敞,又被这些黑摩的占去了一半。他每天下班经过立水桥时很头疼,几百米的路有时能开二十分钟。

  立水桥北路西侧,聚元建材家具市场门前,摆着一列厚木板。木板上的字迹歪歪斜斜——家庭装修、旧房翻新、拆砸隔断、吊顶、刷墙……这些颜色、大小不一的厚木板搭在人行道绿化带的栅栏上,绵延百米,像是一块块小墓碑。

  朝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工作人员表示,聚元建材家具市场确属于朝阳区城管的管辖范围。

  朝阳区交通支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黑车经常聚集的立水桥北路与立汤路,包括聚元建材家具市场在内,都不归朝阳区交通支队管理。朝阳区交通支队的管辖范围从立水桥地铁站以东、以南。因该地属两区交界,黑摩的很容易跑到昌平那边去,执法的时候得和昌平区一起,“两边一起弄才行”。

  昌平区交通支队的工作人员表示,白天都在集中警力处理这个问题,这需要城管、市容委多部门联合执法。“经常这边一查,它就跑到朝阳去了。”

  六合庄地区

  私搭乱建人员杂 生活环境脏乱差

  德贤路西500米庑殿路以南,自建的恒润公寓房外,停车杆拦住了进出口。两层高的灰色建筑外挂满了晾晒的衣物。“很多在建材城上班的人都住在这里。”一名租客表示。

  在六合虹达购物广场外,随处停放的车辆几乎占据了一条车道。购物广场西南侧,低矮的平房外垃圾堆泛着臭味。一条四五米宽的通道上铺设着彩钢板,通道两侧住着十来户租客。电动三轮车、生活用品堆放在通道中。生活在此40多年的张先生表示,旧宫原是皇家打猎并歇脚的地方,如今人口倒挂严重,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差,“很多原来的邻居都搬出去了,宁愿在外面租房子住。”

  一名居民表示,现在周围杂草丛生,还常有人乱倒废品和粪便,想找个地方晨练都很困难。“这里是丰台区的六合庄和旧宫北部的结合部地区,有私搭乱建的情况,也有一些较为低端的产业。因为地处两区交界的地方,有时候管理感觉有点跟不上。”张先生表示。

  大兴区旧宫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六合庄地区属于大兴旧宫和丰台区的交界地带,人员组成较为复杂,管理难度也相对较大。镇政府已把此区域作为重点管理区域,并为此进行管理改造,目前改造正在进行中。

  专家建议 上位行政机构建立补丁机制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主任、北京市政协委员萧鸣政从行政管理改革的角度提出,类似的边界管理问题属于行政管理的缝隙管理,应该建立一种无缝隙治理机制。在区与区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由上位的行政机构建立补丁治理机制,构建一个为交界地带打补丁的机构与机制。“在交叉地带,需要建立好群众投诉机制和政府的治理机制。群众反映问题后,有没有人去管?各区推诿时,有没有一个机构去打补丁?”

  “例如,如果出现某个问题,朝阳区、海淀区、昌平区都说这个问题不归自己区管,那总之是归北京市管。因此,北京市层面就应该建立有相应的打补丁的机构与机制,对于该三个行政区域交叉的问题予以及时解决。”萧鸣政表示,边界地带缺乏治理的现象不只存在于北京,在别的省份之间、市与市之间等都有可能出现。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需进一步提高统筹协调的能力。“因为我们的行政机制是各负各的责,条条块块分割得比较厉害,分割交叉的地方因此也就容易出现疏漏点与缝隙。我建议,面对这个问题,要重新划分责任,做到缝与缝之间有一个大的行政机构去覆盖,建立补丁机制,实现问题治理的无缝连接与覆盖机制,真正地为老百姓服务。”(记者 谢宇航 赵喜斌)

[责任编辑:袁晴]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