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男子杀人后骑摩托逃亡2000公里 最终自首

2017-08-08 15:48 来源:武汉晚报 
2017-08-08 15:48:59来源:武汉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因纠纷杀人,男子骑着摩托走上亡命天涯路。从武汉到福州,2000多公里,路经18个市县。为了避开“天眼”,他像变色龙一般,不断变换着T恤、头盔、车身颜色。机关算尽、吃尽苦头,最终硬是被穷追不舍的武汉警方“追断”了他半个月的逃亡路,不得不主动投案。昨天,记者从市公安局了解到这起案件。

  01

  抚州

  7月9日下午5点10分,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接到群众报警,称六支沟一仓库有人被捅死了。分局立即调派出所、刑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只见一男子倒在血泊中,头部有棍棒击打过的痕迹,左大腿动脉被刀刺破。

  在现场,民警找到一根木棍,但案发现场地处偏僻,当时又下着雨,没有目击者。

  民警调阅周边视频监控录像发现,案发前曾有一辆黑色朗逸轿车到过这里。

  经查,受害人姓沈,当天下午4点多,他驾驶标致408轿车经过七雄路加油站时,这辆黑车一路尾随来到仓库,车上下来一名男子,右手拎着正是民警找到的那根木棍。

  经周围群众辨认,这名男子姓王,和沈某曾经一起做生意,双方因矛盾分手后,王某一直以短途货运为生。案发后,王某离开了东西湖。

  命案现场有一辆黑车出现

  邵武

  沙县

  南平

  黑色朗逸-白色富康-红蓝相间摩托-蓝色摩托-红色摩托

  纯黄-浅灰-纯蓝-横条纹T恤

  金黄色-海蓝色

  咸宁-通山-共青城-南昌-抚州-邵武-南平-沙县-福州等18个市县

  福州

  办案民警盯着黑色朗逸,一路追踪。下午6点,发现该车开到汉川后,停在长途客运站附近。当晚,王某在当地银行提取2000元现金。

  办案民警连夜追至汉川,但不见王某踪迹,调阅当地视频监控录像发现,王某于当晚11点搭乘一辆孝感牌照的白色富康轿车,离开了汉川。经查,该车为当地“黑的”,司机收取了王某100元车费后,将他送回了武汉。

  办案民警立即赶到武汉,谁知王某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后,和他经常使用的一台红蓝相间的摩托车一起消失了。

  黑车换白车,绕了一圈回武汉

  视频追踪显示,王某抄小路从东西湖进入蔡甸,又从蔡甸进入汉南,经白沙洲大桥往江夏、咸宁方向而去。

  10日凌晨,民警追至江夏,王某驾车驶上小路后突然失踪。专班民警沿途搜索,并对周边旅馆、加油站进行清查,还是不见王某踪迹。

  10日,王某突然在咸宁进城口出现。经查,当天凌晨他露宿野外,躲过警方连夜搜捕。

  专班民警追至咸宁,展开围捕,王某再次失踪在乡村小路上。

  11日,通过视频追踪,民警发现有一名驾驶蓝色摩托车来汉的男子,疑似王某。该男子虽然衣着与王某逃跑时不一样,所驾摩托车的红色挡泥板也没有了,但其体形酷似,而且在路边看到该案的悬赏通缉令后,掉头就走。

  经比对确认他就是王某。专班民警立即在汉展开布控,谁知改装后的王某却没有在汉出现,而是向南逃去。

  钻进小路,红蓝摩托变了色

  蓝车变红车,

  躲不过视频追踪

  专班民警启用视频追踪合围,追捕民警兵分两路,一路日夜不停地盯着视频屏幕寻找线索,一路冒着酷暑日夜追捕,为了争分夺秒地从一地转至另一地,他们日夜赶路,早饭、中饭、晚饭就在车上解决,死死咬住嫌疑人踪迹,不断地挤压着王某的逃亡生存空间,硬是将追踪时间差由最初的4天缩短至1天。

  逼着王某饿了只在路边摊点买点东西果腹;困了,他只选择在山间树林、路边草地休息;脏了,他也不敢到旅店住宿,洗漱就在小河小溪边将就。逼着他整日担惊受怕,疲于奔命。

  21日,追捕民警发现,有一名骑着红色摩托、戴着蓝色头盔来汉的男子酷似王某。经视频倒查,发现红色摩托正是王某所骑蓝色摩托改装,而他戴的蓝头盔也是在江西南昌一工棚和别人换的,本来他戴着一个金黄色的头盔。种种反常迹象表明,他就是王某。

  根据王某出逃的方向、线路,警方判断他很可能向东或向东南外逃出省。分局立即会同市局视频侦查支队、刑侦支队及相关部门组成20多人的追逃专班。沿途共查看了咸宁、通山、共青城、南昌、抚州、邵武、南平、沙县、福州等18个市县的1250余个探头、7340余小时的视频资料。

  与汽车通过高速公路快速出逃不同,摩托往往选择的道路更多、更机动,国道、省道、县乡道路均存在可能,这给追踪大大增加了难度。要捕捉王某前行的方向,往往要同时安排几路人马对各方向同步推进,才能准确找到他的下一个踪影。

  特别是刚出武汉不久,追至通山县,王某路过的恰巧都是岔路多的地方,一连在那里呆了两三天,才把他的准确轨迹锁定。

  逃亡路上王某十分狡猾,他专捡偏僻的小路走,从不将车开至道路中间,一路上非常遵守交通规则,尽量靠边行驶,避免因交通违章被警方捕捉。途中,他频频更换纯黄、浅灰、纯蓝、横条纹等不同颜色和花纹的T恤。以迷惑追捕民警。

  不停变换衣服,18市县流窜

  逃了2000多公里,

  他崩溃了

  几天后,专班民警得到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一路向福建逃窜的王某有个亲戚在福建福州打工。民警立即在福州入城路口布控守候,谁知王某迟迟没有在福州出现。经视频追踪,他进入福建后,却在一个标有“南平”和“沙县、三明”两个不同方向的路口停了一下,然后向南朝沙县、三明方向驶去,似乎要向厦门或者广东逃窜。

  办案专班不得不临时重新调整警力,在上述路段布控,以防漏网。结果,王某却没有在预判的方向出现。

  17日,专班民警获悉,王某用一个陌生人的手机号跟福建亲戚联系了。王某在电话中声称,他在武汉出了点事,想投奔福建亲戚。他到这里骑摩托钻小路整整跑了4天,困了就在田埂、草堆上歪一晚。进入福建时,他走错了路,跑到尤溪,绕了一个大湾,才折回福州。为了躲避警方追捕,进城后他不敢住旅店,将车子停在路边,坐公交车到闽江边露天睡了一晚,现在打电话的手机也是他找路人借的。

  后来,王某的亲戚不愿收留他,他就再次失踪。没有方向,没有线索,抓捕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逃犯,无异于大海捞针。

  福建走错路,侥幸绕过布控

  专班民警一面在汉布控,一面找到王某的家属,逐一进行法制宣传,劝导他们感化王某及时投案。

  然而,王某并未立即回汉,而是躲到咸宁、汉川一带,暗中与他大哥通话,寻找出路。得知他从武汉到福州,日夜逃亡2000多公里,路经18个市县,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大哥劝告他:“赶紧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侄儿我会帮你抚养长大,需要律师我也会帮你请。”

  7月24日,王某在大哥劝说下回到武汉。7月25日,他到派出所投案,向警方交代自己的作案过程。

  文/记者杨蔚 通讯员杨槐柳 丁其刚

  实习生王静文 制图/肖颖

  监控视频捕捉到王某换衣服、换头盔、改车漆的截图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