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人员遭雇主殴打面临维权难 乱象频生归因为何?

2017-07-13 09:22 来源:工人日报 
2017-07-13 09:22:39来源:工人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头面部外伤、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双侧鼻骨骨折、牙齿损伤,右眼外伤、右眼视神经受损……这是4月19日,湖北随州籍现年46岁进打工者黄继群,在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汉中街派出所委托司法鉴定机关所做的伤情鉴定。之所以要进行司法鉴定,是因为黄继群报案诉称遭到了雇主一家的殴打。

  黄继群是湖北省随州农村人,和丈夫一直居住在离老家不远的湖北省安陆市。因为家中经济困难,她选择到大城市做家政服务,贴补家用。在武汉市硚口区一高档小区里,她工作了快一个月了,没想到4月8日一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当天清晨6点多,我正在准备早饭。”黄继群说,雇主家人就家中3颗辣椒的根部烂掉提出质疑。她自称自己的解释没有得到雇主家人的理解,反而换来了辱骂。随后,她与雇主家人发生口角,并被雇主家中3名男性殴打。经武汉市中山医院救治后,在警方委托下,黄继群做了这次司法鉴定。

  从事发当日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这段时间里,黄继群经历了多家医院的多次治疗,总体花费已经接近8万元。这其中,有事发后各界的捐款两万多元,黄继群所在的家政公司的1万元垫付款以及向亲戚朋友借来的钱和家中积蓄,被黄继群诉称的雇主一家仅仅通过警方转来1.5万元费用。

  如今,黄继群面临着后期持续治疗、她目前无力支付相关费用,更让她无法安心的是,她和帮助她的公益律师都未能看到警方对她所指称打人者采取司法措施的正式法律文书。

  黄继群所在帮帮家政公司负责人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派出所曾提出并组织过调解,但结果不尽如人意。接警警方人士告诉记者,此事难以定性和完成调解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黄继群缺乏关键性证据,现有证据无法形成证明雇主一家三人殴打黄继群的完整证据链。相反,雇主一家在事发之初曾辩称黄继群身上的伤势来自意外摔伤。虽然雇主一方的说辞也存在错漏,但双方各执一词,让这件事陷入僵局。

  然而,就在黄继群一事悬而未决之时,她所在的帮帮家政公司又连续发生了两起保姆因与雇主纠纷被打事件。虽然没有达到黄继群这么严重的程度,但保姆与雇主之间的纠纷,对于帮帮家政公司的负责人而言,在过去18年的发展中,有超过50起。

  《工人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保姆和雇主之间的矛盾事件随着家政行业的需求及日益壮大而不断显现,保姆虐杀老人,保姆虐待幼儿;保姆遭雇主殴打,保姆遭雇主性侵……然而,不和谐事件背后,却是一个需求旺盛的家政市场。

  记者查阅数据发现,当前有超过70%的城市居民有家政服务的需求。而2015年的数据显示,全国家庭服务业的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从业人员达到了2000万人。“家政服务业主要从业人员是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文化素质普遍偏低,且大部分人在上岗前未受过家政培训,这使得部分家政服务质量较低,很多时候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从业者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在服务过程中存在一些安全隐患。而家政服务业涉及20多类200多项服务内容,却又缺乏统一的服务规范和监督体系,导致雇主和从业者在维护和保障自身权利时都存在困难。”

  《工人日报》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在家政纠纷中,很多雇主和从业者一旦遭遇到人身财产伤害或损失,都是直接受害方。在处理纠纷时往往缺乏有效的预防和收集证据的手段。虽然,有些雇主在家中装有监控系统,但当发现警觉时损害已经发生,所造成的影响也并不能依靠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而能够挽回或弥补。而对于从业者而言,绝大多数并无取证意识。即便有相关认识也缺乏相应设备,正如此次黄继群的受伤事件,因为证据认定困难,至今悬而未决。截至记者发稿前,黄继群仍在公益律师的帮助下,继续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奔走努力着。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