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被打毁容女子:不奢望爱情 希望有医院帮助整容

2017-07-12 09:52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7-12 09:52:32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王宏泽

  “我当时以为我就要死了,客死他乡了,母亲当时也不在身边,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小琳回忆起半年前的那场噩梦依然声音颤抖,脸色苍白。小琳来自辽宁丹东,今年29岁,是年初轰动全国的“游客丽江被打毁容事件”的主角。

  近日,这位女游客在云南丽江被打致毁容一案有了新进展。该案原本将于7月14日上午9时在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但古城区法院发布通报,原告人小琳已与被告人达成民事和解,撤回诉讼。昨天,本报记者专访了被打毁容的女孩小琳。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在敲小琳家的门时,记者的心里一直很忐忑,但见到小琳的那一刻起,记者释然了。眼前这个面容清秀的女孩穿着白色T恤、留着长头发,她对着记者笑了。这和记者想象中的满脸疤痕、一脸伤心泪的落魄者形象相去甚远。

  小琳告诉记者,目前达成和解的仅是民事部分。刑事部分是不可能和解的,检察院会提起公诉,不是说民事部分和解了,这些施暴者就可以被轻判,或者逍遥法外。

  花费百万也难治愈

  小琳的鼻子上贴着一层医用胶布,如果这层胶布撕开,手术后留下蜈蚣般的疤痕依然在鼻翼纵横,看起来触目惊心。“我现在整天失眠,昨天晚上我睡了4个小时,是我这么多天来睡得最久的一次。”她猩红的眼圈布满血丝,没什么神采。

  经过半年的恢复,小琳唇部的伤口经过缝合和整容基本已经恢复,她前后做了4次鼻子的整形修复手术,但左侧鼻梁上那道长约5厘米的伤疤还是清晰地刻在了那张白皙的脸上。

  “我的鼻骨粉碎性骨折了,碎成特别小的片状,再没办法拼接回去,就算勉强粘在一起,将来碰都不能碰,一碰就塌了。医生说即便花费百万元,往后再怎么治,也只能这样了。”

  小琳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但这也是奢望。鼻子已经功能性受损,她只能用嘴呼吸,每天晚上她都呼吸困难,憋闷得喘不过气来。

  小琳2016年10月来到珠海,她当时和男友拌了几句嘴,心生不快的她到丽江散心,不料意外发生。

  一夜之间失去所有

  2016年11月8日,小琳订了去丽江的机票,11月11日,原本是她返程的日子,却遭遇飞来横祸。11月11日凌晨1时,她和张某及所住客栈老板一起吃烤肉,因为都是东北人,很快便熟络起来。

  三人到了烧烤店不久,张某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出租车上,便借小琳的手机拨打自己的号码。就这样,三人在烧烤店边吃边等的哥还手机过来。大约凌晨3时,的哥把手机送了回来。“这就是为什么我凌晨3点还在外面吃烧烤的原因。”

  小琳说,事发后,当地警方一直跟她说,事情正在处理中,所以她一直在等警方的处理结果。但她后来发现,干等不是个办法,于是直到事发后两个月,她才通过微博将自己的遭遇发布出来。

  2月10日,一条网帖称她背着男友用软件约异性,并不值得同情。

  男朋友不久打来电话,质问她到丽江是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这让小琳很生气,“我俩相处了那么多年了,他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不应该不相信我,我觉得这样质问我是一种侮辱。我就跟他说,你相信我就信,不信就走。”从那以后,男朋友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一夜之间,失去了容貌,失去了声誉,也失去了爱情,小琳感觉天塌了下去。小琳说,尽管她伤心欲绝,她并不怪男友,“我都毁容了,也不敢奢望他还守着我。”

  “我只要一个正常人的脸”

  小琳被毁容后,她见过几家整容医院的专家,但见的专家越多就越失落,因为专家们的意见都很统一,疤痕不能百分之百复原。甚至韩国的整容医生看过后也说,她的面部损毁过于严重,即便是最先进的整容技术,也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4月初,一家美容机构答应帮其免费整容,但到最后,这家机构却反悔了,原因是怕担风险。

  无数次,小琳憧憬着假如没有这场意外,自己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她原本准备今年和男友结婚,甚至连婚纱照都拍好了。“我现在应该是个小老板娘了,我没什么大的追求,就想开个高档饮品店,过自由自在的日子。我男朋友原本也准备调到广东来工作,我们还准备在广东买房。”

  但生活没有假设。小琳很担心将来找对象的问题。“如果疤痕不能恢复,让我怎么嫁人?如果不是这个,我要钱做什么?我只要一个正常人的脸,没受伤的心。”

  广州是个“有温度的城市”

  小琳从2016年11月19日起,就被转院至广东省人民医院治疗。今年2月,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她的伤势,左上颌壁骨折、鼻骨粉碎性骨折、面部伤口5.2cm,以上三项都是轻伤二级。

  让小琳感到温暖的是,在广州接受整容和治疗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很热心,对她也特别照顾,这让她很是感动,“这是个有温度的城市。”

  小琳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自己没钱了,但她必须接受整容手术,她希望能有医院提供免费的帮助,“这是我生活的希望。如果我不整容,就没法出去工作,就会吓到别人,也没有单位敢要我。”

[责任编辑:王宏泽]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