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醉驾入刑,都在争议些什么

2017-05-19 16:35 来源:光明网 
2017-05-19 16:35:2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光明网记者 吴晋娜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决定自5月1日起,在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对危险驾驶等8个罪名进行量刑规范改革试点,其中关于醉驾量刑的规定,“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从《刑法修正案(八)》的“醉驾一律入刑”到《量刑指导意见(二)》的所谓“醉驾不一律入刑”,关于醉驾的定罪量刑始终充满争议。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之多的争议?醉驾不一律入刑后,选择性执法的担忧是否是空穴来风?针对醉驾入刑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光明网记者采访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副教授蔡英。

  醉驾一律入刑为何在现实中引发争议?

关于醉驾入刑,都在争议些什么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对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进行了修改,在规定的两种情形中,包括“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根据这一规定,只要认定为醉驾,就要一律入刑,马上在各界引发争议,公检法各部门对此的理解也不甚相同。”蔡英介绍。

  《刑法修正案(八)》刚刚颁布后,最高法一位副院长就曾表示,对危险驾驶罪的理解可能不能仅仅从刑法分则的第一百三十三条,也就是法条的字面含义,即文意去简单理解,还要考虑危险驾驶罪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衔接,同时还要根据刑法总则第十三条规定的原则,也就是“但书”的这个规定来适用。

  最高法负责人所说的“但书”是刑法总则第十三条关于犯罪概念的一个规定,既“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这一规定在刑法理论上称为“但书”。

  对于醉驾的定罪量刑,最高检的新闻发言人也曾表示,对检方来说,醉驾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就一律起诉;2011年9月,公安部发布了一个《公安机关办理醉酒驾驶案件的指导意见》,规定要从严掌握立案的标准,对经过检验达到醉驾标准的,一律以危险驾驶罪立案审查。

  且不说民众如何理解,对于醉驾入刑的问题,为什么会在司法部门内部都存在如此之大的争议和分歧?

  蔡英认为,这与《刑法修正案(八)》中对危险驾驶罪的罪状描述特点有关。她表示,规定中关于危险驾驶罪罪状特点的描述本身容易引发歧义。“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了危险驾驶罪的二种情形, 其中第一项追逐竞驶,要求‘情节恶劣’,但是对于醉酒驾驶却只有一句‘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既没有情节恶劣这样的字眼,也没有对醉驾后果的要求。因此,在现实案例中,究竟要不要考虑醉驾行为的情节和后果,大家的理解就是不一样的,争议也就由此产生。”

  蔡英介绍,在醉驾定罪量刑的施行当中,各地做法也就不同,有的地方倾向于一律起诉、一律定罪量刑,有的地方则区分了一些不同的情况,有的直接起诉,有的定罪缓刑,有的定罪免刑,有的甚至免于起诉。

  “六年来,实践当中出现的一些案件,对过去的司法工作进行了一个间接的反馈和检验。实际上表明了,醉驾一律定罪入刑这种做法和理解肯定是片面的,是不正确的,也是非常机械的。”她表示,从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的规定来看,它的罪状“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的确没有在情节和后果上有要求,但是并不是说在实践中就可以完全不考虑这些因素。

  为什么要对醉驾一律入刑进行二次解读?

  蔡英认为,在现实中存在争议是对《量刑指导意见(二)》对醉驾一律入刑的规定进行进一步解读的一个直接原因。之所以要对醉驾一律入刑进行解释,最根本的原因是考虑到当初创制这个罪名的初衷。当初之所以新增加这样一个罪名,把醉驾当成犯罪来处理,是考虑到社会上普遍存在着一种不把酒后驾车当回事儿的现状,并且已经发生了很多恶性案件,包括在严重醉酒后驾车造成重大伤亡的事件。

  她解释,“醉驾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以及有确定的现实危险性,所以立法机关就在传统的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外,单独开辟了一个空间,设立危险驾驶罪,针对醉驾但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的情况。醉驾的量刑也很有限,刑种很轻微,处拘役,并处罚金。单独开辟罪名,而且配备低的刑法,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有效地控制社会上这种广泛的醉驾行为,引起人们的警觉。如果醉驾同时构成其他犯罪了,就要按照重罪来处理。”

  也就是说,危险驾驶罪中的醉驾是仅仅针对达到了醉驾标准,即每百毫升血液酒精含量大于80毫克。然而立法的初衷是,醉驾这种行为要对公共交通安全有现实的危险性,可以转化为现实的威胁,而不是说但凡符合了醉驾检测标准的行为就要一律被作为犯罪来处理。

  “一个行为是醉驾没有错,但是考虑到当初立法的初衷,要有高度的、致害的、现实的危险性,显然醉驾是否要定罪量刑就不仅仅是靠血液中酒精含量这一个因素决定的。”蔡英表示。

  其次,蔡英认为,对醉驾一律入刑进行重新解释符合刑法规律。危险驾驶罪是属于刑法分则新创制的一个罪名,所有分则的定罪和量刑,都要受到刑法总则的指导和制约。也就是说,在认定为罪与非罪的标准上,刑法有一个总的指导原则,就是上面说到的刑法总则第十三条,特别是“但书”的规定。从刑法总则第十三条出发,就可以在醉驾的定罪量刑上做出一个排除,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除此之外,根据刑法总则第三十七条,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根据刑法总则第七十二条的规定,也有适用缓刑的可能。

  “刑法还规定了‘罪刑相适应原则’,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罚当其罪,罪刑相称。醉驾一律要去入罪,一律要去处实刑,我认为它也与‘罪刑相适应原则’相悖。”蔡英认为,对醉驾一律处实刑其实就是机械执法、僵硬执法的一种表现,是把刑法分则的法条看作一个孤立的法律规定,没有在刑法总则原则的指导和制约之下去适用法律,所以也就没有办法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责任编辑:杨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