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嫌犯“诡异”逃亡路 警方跨越8省16市成功追捕

2017-03-13 15:19 来源:金陵晚报 
2017-03-13 15:19:23来源:金陵晚报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2012年国庆节期间,南京栖霞区出租屋内突然发现一具女尸,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死亡时间约为一个星期左右。很快,与死者同居的男友李东平就被南京警方锁定,但他在案发后却断了与所有人的联系,失去了踪迹。

  更让专案组民警震惊的是,在接下来的20多天里,李东平接连出现在了多省近10个城市,但每一次赶到那里时总是迟了一步,李东平已经离开了。

  但专案组的坚持不懈、锲而不舍,最终获取了一条关键的信息,并一路追踪在连续奋战26昼夜后,将嫌疑人李东平一举抓获。随着李东平的交代,他案发后“诡异”的逃亡之路就浮现出来。

  出租屋内惊现一具女尸

  死者男友为嫌疑人

  “110吗?你们快来看一下,这家里散发出来一股臭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2012年10月5日国庆节期间,南京警方接到了这样一起报警。当派出所民警赶到事发的栖霞区兴卫村一个出租屋时,发现大门紧锁,敲门也没人回应,但的确能闻到从屋内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

  于是,民警喊来房东打开了门。进屋后,民警就发现一名女子躺在卧室门口,颈部被割断,一旁还有一大片已经干掉的血迹。

  根据法医现场勘查,死者系被刀具割颈部致死,尸体已高度腐败,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一个星期左右。而根据现场勘查,发现门窗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室内也没有被翻动的迹象,专案组推断这不像是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杀人。由于此案发生在国庆期间,性质恶劣,案发后南京市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刑侦局等部门精干力量赶赴案发现场,会同栖霞分局组成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

  根据侦查走访,专案组了解到死者名叫赵晓红,30多岁,生前在一家足疗店里上班。据足疗店店主反映,案发前几天的9月27日下午,赵晓红的男友李东平曾经打车到足疗店里将她带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进一步查找并询问该出租车司机发现,一名男子案发当天下午在迈皋桥地铁站附近上车,行至足疗店时带出一女子后,后又前往栖霞区兴卫村。经出租车司机辨认,该男子即为赵晓红的男友李东平。

  据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办案民警介绍,他们调取了监控发现,李东平在9月27日将赵晓红带回出租屋后,停留的时间不长,就看到李东平独自一人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另一方面,自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赵晓红的踪影。果然,根据案发现场的物证比对,与李东平一致,专案组分析认为其为此案的犯罪嫌疑人。

  经过侦查,李东平,30多岁,辽宁营口人。案发当天下午,专案组就派出一路人员赶赴李东平的老家展开布控。与此同时,通过梳理李东平的关系人,随后又分别派出几路人员奔赴河北、湖北、陕西等地展开侦查。

  10多天辗转近10个城市 却总是迟了一

  犯罪嫌疑人明确后,专案组民警放弃国庆休息,抓紧开展侦控追捕等工作,但由于李东平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案发后切断与外界正常联系,专案组在奔赴的多个地点蹲守布控,但一直没有李东平的消息。

  直到2012年10月17日,专案组根据线索,发现李东平在安徽桐城出现了。当天下午2点左右,专案组第一时间驱车赶往安徽桐城,赶到时已经是晚上7点钟左右,来不及休息就立即与当地警方协调,迅速在长途车站、旅馆等展开布控。

  然而,当专案组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李东平再次出现的时候,却一直等到了第二天依然没有发现李东平的踪影。等来的却是10月18日中午发现李东平在湖北黄石高速公路附近出现的消息。然而,李东平接下来究竟往哪个方向逃却无法确定。

  专案组分析,从桐城经过黄石可以到湖北随州,而在湖北随州有李东平的一个朋友在那里,“李东平会不会从高速走,直奔湖北随州找他的朋友呢?”于是,专案组立即又驱车近600公里赶赴湖北随州,此时已经有一路人马在那里蹲守了。李东平在湖北随州的一个朋友开了一个门面店,平时吃住都在店里,专案组民警就在路边上一直连续蹲守两天,“几乎被蚊子给吃了。但遗憾的是,李东平依然没有出现,而且失去了踪迹。”

  更让专案组惊讶的是,第三天的时候,在江西九江一个县城里再次发现了李东平的踪迹。于是,专案组又马不停蹄地,连续赶了400多公里的路,但却又一次扑了个空。而接下来的日子里,每隔一两天就会在不同地方发现李东平的踪迹,并先后在安徽池州、桐城、六安等地出现,但每次赶过去后都迟了一步。

  就这样,在10多天时间里,专案组辗转了近10个市,但依然没有收获。专案组分析李东平的逃亡轨迹,却发现毫无规律可言,更像是一种逃亡途中的到处乱窜。专案组觉得,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就太被动了,一直被李东平牵着鼻子走。于是,专案组经过综合分析,推测李东平可能出现的下一个地点在安徽宿州,于是提前赶赴哪里展开布控。

  可是,专案组在安徽宿州蹲守了三四天,却一点音讯也没有,而李东平更是又一次消失了。

  让家人汇3000元钱 难道又一次擦肩而过?

  那么,李东平究竟逃到了哪里呢?尽管屡次受挫,但专案组并没有放弃,依然紧盯着每一条线。终于在10月30日那一天,蹲守在李东平辽宁老家的工作组传来了一条信息,称嫌疑人李东平办了一张银行卡,并让家人给他汇3000元钱。

  这条信息顿时让专案组兴奋起来,迅速通过调查,发现李东平提供给家人的那张银行卡是在河南商丘一家银行办理的,卡主名叫张顺。而且,在办卡当天,张顺已经到了山东菏泽市单县。

  专案组分析,这就出现了两种可能,一是嫌疑人捡了张顺的身份证,并一直用这个身份进行掩护逃亡,而后用这张身份证办了银行卡; 一是嫌疑人偶遇了路人张顺,借用了张顺的银行卡后让家人汇钱过来。不管哪种可能,专案组都不能放过,随即兵分两路连夜出发,一路前往河南商丘,一路则直奔菏泽单县。

  很快,赶赴河南商丘的一路办案民警调阅了银行监控发现,这张银行卡是两个人前来办理的,而其中一人正是嫌疑人李东平。此时,专案组分析认为,很可能是李东平偶遇了张顺,谎称自己的钱包丢了,身份证、钱都没有了,博取了对方的同情,最终张顺同意借用自己的身份证帮李东平办了张银行卡。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即便找到了张顺,也不一定能找到李东平”,办案民警介绍说,“两人既然是偶遇的路人,那么李东平钱已经到手了,还有什么理由不与张顺分开呢?”

  但最终,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哪怕是只有一线希望,也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随即,这个信息就反馈给前往单县的办案民警,他们立即赶到了张顺所住的宾馆。通过向宾馆工作人员走访询问得知,与张顺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名男子,两个人同时入住的,但其中一个人于10月31日一早就离开了。而办案民警通过宾馆的监控发现,离开的那名男子正是嫌疑人李东平。

  难道又一次与嫌疑人擦肩而过?专案组的每个成员都心有不甘。

  嫌犯的逃亡之路 想看女儿没找到被抓了

  尽管专案组觉得,李东平既然钱已经到手了,也已经离开了,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在不惊动张顺的前提下,继续在宾馆蹲守。

  让专案组喜出望外的是,2012年11月1日清晨7点钟左右,一个人影回到了宾馆,进入了张顺所住的房间,经过核实此人正是逃亡的嫌疑人李东平。刻不容缓,专案组立即冲进房间,将李东平及张顺两人全部控制住。后经过调查发现,张顺真的只是李东平逃亡途中偶遇的一个路人,交谈之下发现两人竟是同乡,而李东平也谎称自己钱包被偷、身无分文,借用了张顺的身份证办了张银行卡让家人汇款。

  经过审查,李东平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李东平交代说,他与赵晓红谈对象没多长时间,因为自己在老家得罪了不少人,在案发前几天总觉得有人在跟踪他,便怀疑是女友泄露了他的行踪,出卖了他。为此,两人时常会发生口角。

  案发前,李东平在超市买了一把水果刀,已经有了杀机。随后,他打车来到赵晓红所在的足疗店将其带回暂住的出租屋内,两人随即再次发生口角,李东平一怒之下持刀将赵晓红杀死。

  杀了人后,李东平就逃离了案发现场,并于案发当晚逃到了马鞍山,并在两天后又跑到了合肥,之后步行了两天三夜到了安徽桐城。李东平交代说,那几天在路上吃饭,晚上睡在路边,而在行走时间的选择上,均白天行进,晚上休息,避开警察晚间巡逻盘查。

  在安徽桐城时,李东平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在那里打了11天工,挣了点钱。但他不敢在一个地方多呆,随即又跑到了安徽铜陵,之后坐长途车到了南昌,在一个寺庙里上了一炷香后就又回到了安徽桐城。李东平说,他一路上坚决不去大城市,因为那里管得比较严。此外,他坚决不坐火车,避开汽车站,也只是在高速公路上拦大巴车,并在达到目的地前提前下车,或打出租车或步行前往目的地。

  在逃跑的初期,李东平并无明确的目的地,但有一个相对确定的地点,就是逢寺必入。

  之后,李东平又从桐城坐车到合肥,沿着省道公路步行到六安。李东平说,逃亡时间长了,他对作案后的法律后果日益感到恐惧,觉得末日不远,倍加思念十多年未见的女儿,就想一路打工去济宁看跟着前妻的女儿。而李东平与张顺一起来到单县后,于10月31日离开就是因为想去看自己的女儿。

  “那你怎么后来又回来了呢?”面对民警的询问,李东平说,“我去找女儿了,但没找到,就又回来了。”

  至此,南京刑侦部门经过26昼夜的连续奋战,足迹遍布全国八省十六市多个地区,最终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李东平抓获归案。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