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竟能致富?揭秘郭洪伟家族“闹访”真面目

2017-01-12 20:23 来源:吉林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12 20:23:35来源:吉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资料图片)

  四平市铁东区的一个普通家庭,逐步发展成为利欲熏心、恃强凌弱、横行霸道、胆大妄为、道德沦丧的违法犯罪团伙,令人震惊。2009年以来,这个家族串联、煽动全国各地访民,以解决利益诉求为由,采取在敏感节点赴省、进京“闹访”滋事等极端手段,要挟政府机关、司法机构,勒索钱财,俨然成为“维权”头目。四平市公安局民警顶着重重压力,破解道道难题,终于将其绳之以法。

  这是一起迟到的判决——2016年2月1日,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洪伟有期徒刑11年,以寻衅滋事罪判处郭洪伟有期徒刑5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3年。以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判处肖蕴苓(郭洪伟的母亲)有期徒刑6年。另外,郭洪伟还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将择日开庭审理。就是这条新闻,把“访闹”一下子拉到了公众眼前。通过令人目瞪口呆的“闹访”经历,这个拥有众多“粉丝”、众多“声援团”的“维权”头目现出了原形。

  郭洪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这么“有名”?他和他的家族都干了什么?

郭洪伟在大闹庭审法庭,谩骂主审法官。

郭洪伟在大闹庭审法庭,谩骂主审法官。(央视视频截图)

  一、“闹访”家族的构成

  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

  郭洪伟,男,今年52岁,住四平市铁东区海银花园,原松江河发电厂驻吉林市退休办负责人。郭洪伟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在其担任松江河发电厂宾馆负责人时,与宾馆服务员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并致其怀孕,与原配离婚。调到退休办后,利用负责退休人员体检的便利,挪用体检费炒股。2006年,郭洪伟因挪用公款罪被吉林市龙潭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2009年提前释放出狱。2010年5月至6月间,因到非访区“闹访”被北京警方教育训诫两次;2012年8月,因在铁道部门前聚集“闹访”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7天;2014年1月,因扰乱公共秩序被湖北随州警方行政拘留10天;2014年3月3日,因招摇撞骗被北京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刑事拘留,3月14日取保候审;2014年7月2日,因寻衅滋事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刑事拘留,8月6日被批准逮捕,9月4日被取保候审。

  肖蕴苓,郭洪伟母亲,今年76岁。郭荫起,郭洪伟父亲,今年79岁。二人住四平市铁东区海银花园。郭洪英,郭洪伟妹妹,今年50岁,住四平市铁东区华亿紫金城。三人分别从2006年、2010年、2013年3月以来,多次与郭洪伟到长春、吉林、北京等地“缠访”“闹访”、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其中,肖蕴苓和郭荫起倚仗自己年纪大、身体不好,每次聚集闹事都充当“先锋”,先后被北京警方教育训诫17次。2015年3月20日,郭洪英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四平市铁东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10天。

郭氏一家在国家机关“闹访”。

郭氏一家在国家机关“闹访”。(资料图片)

  二、这个家族为啥要“闹访”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07年8月,一起偶然的事件让这个家族尝到了“闹访”的甜头。因楼上邻居家漏水把郭家天棚和地板泡坏,郭荫起将邻居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700元。市、区两级法院因赔偿证据不足,驳回诉求。郭荫起、肖蕴苓多次上访,并于2008年7月再次起诉到法院,要求恢复其家原状。2008年11月,法院判决支持原告,郭荫起、肖蕴苓以不能用修复工具、必须用原有老地板等要求百般刁难,阻止法院执行。随后,郭荫起以未执行为借口,多次到市、省“缠访”“闹访”,法院迫于压力,同意补偿其3000元。2009年,郭洪伟出狱后推翻原协议,要求赔偿30万元。迫于上访“维稳”压力,有关部门给付郭荫起7.5万元。

  感觉到政府部门不断让步,郭洪伟开足马力,继续在“闹访”的道路上“昂首奋进”。

  2004年8月4日,郭洪伟因挪用公款被立案起诉,在取保候审期间外逃,两年没有上缴其租赁的吉林市火电医院社区卫生服务站租金,医院多次催缴未果准备依法收回,郭洪伟数次用语言威胁。医院依法执行收回当天,为防止发生意外,向属地派出所报警。民警出警后,因郭洪伟未到现场返回。2009年郭洪伟出狱后,以派出所插手经济纠纷为名不断上访,区、市、省三级信访调查终结认定为无理访,并报国家信访局备案。郭洪伟带其父母进京“缠访”“闹访”,当地公安部门多次派人前往劝解,先后两次被迫为郭洪伟、肖蕴苓支付进京上访费用人民币8000元。特别是第二次,民警在北京劝返肖蕴苓时,肖蕴苓索要1万元费用,“维稳”民警被迫答应,但身上只带了5000元现金,肖蕴苓竟要求民警写了5000元欠条才算了事,而且回来后多次催要。2011年9月26日,省信访联席会议认定其无理访后,郭洪伟及其父母仍然在特殊时间节点,采取长期驻京、非访区“闹访”等极端手段,要求公安部门赔偿200万元,并扬言不解决就从金水桥上跳下去。迫于“维稳”压力,当地公安部门于2012年2月20日被迫给付郭洪伟33万元。

  敲诈的成功,使其欲望不断膨胀,加之家人推波助澜、沆瀣一气,家族式犯罪团伙逐渐形成。郭洪伟串联全国各地访民,挑头扛旗、寻衅滋事,成为“维权”头目。2010年以来,郭洪伟在网上建立2个访民群,800余成员分布多省。郭洪伟多次在群内编造、散布虚假信息,煽动群员聚集闹事。在其QQ空间、新浪博客大量发布编造受迫害的虚假信息,特别是2012年12月,编造被我省公安厅追杀,拘禁在北京、吐血不止、不让就医等,抹黑吉林公安机关形象,煽动全国访民声援,甚至取得国外势力的支持。

  2012年4月5日,郭洪伟、肖蕴苓在北京站阻拦上海信访局遣返非访人员,自称被打伤送至北京市同仁医院,医生诊断无需住院治疗。郭洪伟、肖蕴苓随后占据急诊室走廊和开水房,强占两辆急诊用平板车当床用,拉帘在那里吃住。晚上郭洪伟和情妇在此同居,而且还聚集大量访民打横幅、拉标语闹事,引起医护人员和患者强烈愤慨。北京警方多次劝离,但郭洪伟等人拒不离开,直到当年11月份,才将郭洪伟、肖蕴苓等人强行驱离。郭洪伟、肖蕴苓等人占据医院走廊长达176天,占用平板车费用高达2.5万余元,原在此经营的小卖部不能开业,开水房不能使用。

  2013年7月,肖蕴苓及郭洪英到所属街道办事处要求为郭洪伟的儿子办理低保,因不符合政策,街道未受理,肖蕴苓在办事处大闹并殴打工作人员,然后诬陷工作人员把其打伤,把被褥搬到办事处以长住进行威胁,街道办事处被迫给付肖蕴苓5000元。2013年11月,郭洪伟又到京上访,肖蕴苓到该街道办事处以没钱抚养郭洪伟的子女为由要求补助,不答应就进京“上访”,街道办事处被迫给付肖蕴苓5000元。2014年11月,APEC会议在杭州召开期间,郭洪伟再次进京上访并滋事,该办事处在京稳控人员又被迫给付5000元。

  2013年11月22日,郭洪伟组织串联40余名访民,围堵省人大机关正门,并将省法院、省人大的6名接访干部堵在信访室内,非法扣留长达7个小时,后被消防战士破窗救出。郭洪伟等人还闯入省人大机关食堂拍摄照片,上传网络进行炒作。

  2014年5月28日,郭洪伟及其情妇柳小华串联20余名访民到中纪委上访,保安人员维持秩序过程中,郭洪伟自行倒地被120送至回民医院,医生诊断无需住院治疗。郭洪伟、柳小华随后纠集访民强占医院一间急诊室长住达37天。期间纠集访民在医院聚集,严重扰乱诊疗秩序。7月2日,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将郭洪伟和柳小华刑拘后逮捕,柳小华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郭洪伟另案处理。

  郭洪伟还以非访为要挟,要求四平市铁东公安分局负责他上访时吃住行的费用,铁东分局近两年仅在北京稳控郭洪伟一家就花费20万元以上。2014年春节,郭洪伟的情妇柳小华来四平过年,郭洪伟不但要求铁东公安分局给安排年夜饭,还要求给柳小华安排宾馆住宿。铁东分局迫于春节维稳压力,在除夕夜请郭家10余口人吃年夜饭花费1000余元,为柳小华在宾馆开房间免费住宿10余天。

郭洪伟大闹北京医院,把急诊室占为己有。

郭洪伟大闹北京医院,把急诊室占为己有。(央视视频截图)

  三、多行不义必自毙

  此案引起我省政法机关的高度重视,省公安厅决定立案侦查,确定为“11·22”专案,要求四平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郭洪伟犯罪团伙依法打击。于2015年3月9日依法对郭洪伟、肖蕴苓刑事拘留,4月8日批准逮捕,5月20日起诉到铁东区法院。

  郭洪伟一家长期“缠访”“闹访”,各地各部门谁都不想惹火烧身,加之郭洪伟身体有病、怕因羁押担责任。这也是郭洪伟一直没有被依法处理的重要原因。四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杨维林仔细研究《刑事诉讼法》,认为居住地管辖更为适宜,大家统一思想,形成一致意见,明确该案四平市有管辖权。省公安厅领导对四平市局的做法予以充分肯定和支持,并责成国保局加强案件指导,破解了案件移交的问题、外部声援炒作的问题、干扰庭审的问题。

  由于郭洪伟长期“闹访”,在国内访民中有一定影响力。2015年3月10日,郭洪伟被抓第二天,四平市就有2名涉访重点人到郭家声援,同时为郭洪英准备了录音录像设备,到铁东公安分局闹事;3月12日,郭洪英又在铁东公安分局闹事,掩护其父亲郭荫起进京上访,并在北京站出口安排人准备拍照炒作;3月20日,郭洪英到铁东公安分局采取大吵大闹、打骂工作人员、长时间堵塞办公通道等行为,扰乱办公秩序,铁东公安分局依法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专案进入审判阶段后,郭洪英、柳小华四处串联全国访民准备在庭审期间进行最后一搏,并为来四平声援的访民预订了宾馆。同时在所谓“维权律师”的指挥下,利用网络大肆炒作该案件,通过舆论施压。为此,郭洪英专门给其律师活动经费。他们还通过要求信访资金公开、追加吉林市政法委和信访局等部门为同案被告、提起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等多种办法,干扰开庭工作。在省公安厅党委及四平市委、市政府等相关部门的精心指导和协调支持下,“11·22”案件于2015年8月18日、11月10日两次开庭。郭洪伟及“维权律师”分别以“侮辱人格”拒绝接受法警安检、要求更换辩护律师为由制造干扰,导致庭审延期。2015年12月18日,案件第三次在四平市铁东法院开庭审理。庭审前,“维权律师”再次来到劳改医院会见郭洪伟,秘密告知郭洪伟自己想办法拖延,一定不能让庭审顺利进行。并在庭审过程中多次以“案件来源”“法院回避”“案件管辖”为借口拖延时间,有预谋地干扰庭审。庭审的第二天,郭洪伟当庭破口大骂,以极其下流的语言对女性主审法官进行人身攻击,并导致休庭。

  正义与邪恶几番较量,最终郭洪伟老老实实地接受了审判,并锒铛入狱。

郭洪伟家族正在“闹访”。

郭洪伟家族正在“闹访”。(央视视频截图)

  四、“闹访家族”带给我们的思考

  郭洪伟一家几次敲诈成功,使其欲望不断膨胀,加之其父母、妹妹推波助澜、沆瀣一气,逐渐发展成家族式犯罪团伙。惨痛的代价告诉人们:建设法治社会,执法得先硬起来,有法不依,执法不力,相互扯皮,使得像郭洪伟这样的“缠访”“闹访”者有恃无恐。

  被访单位害怕被一票否决影响工作政绩的心理,给了信访人借访敛财之机。为了把信访人稳定在本地,不使其上访或防止其重新上访,有的被访单位对一些信访人提出的非分要求一再妥协、让步,千方百计地进行安抚,甚至无原则地答应其要求,花钱买平安,而信访人则利用被访单位这种心理,借机加码、漫天要价,甚至敲诈勒索。

  信访条例规定了信访人违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处理措施,但在实践中,多数信访人虽有违反规定的情形,甚至已构成犯罪,但被访单位因害怕矛盾激化、事态扩大,对闹访者的处理上过于宽松。有时虽对“缠访”“闹访”者采取一些处置措施,但不足以产生震慑作用,反倒使之更加猖獗。谁都不想惹火上身,这种不担当、不敢管、不依法行事的心理,使“缠访”“闹访”者更加无法无天。

  和谐社会本质是法治社会,建设法治社会就不能任由非正常上访问题滋生蔓延。要完善法律法规依法受理上访,进一步完善“缠访”“闹访”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让基层执法部门真正“硬”起来,在解决信访人合理诉求的同时,也能对违法信访问题依法处理。

  伴随着互联网越来越走进百姓生活,如今网络也成了“闹访”者串联滋事的新载体,而对其依法监管仍存很多盲点,须加大对借网络违法生事者的管理力度。

  多年来,各级地方政府为了信访问题,付出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浪费巨大。由此可见,建立起依法、逐级、理性、有序的信访新秩序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杨煜]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