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城多家企业违规排污10年不倒 政府称管不到

2016-11-30 12:07 来源:央视财经  我有话说
2016-11-30 12:07:55来源:央视财经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原标题:目无法纪!国家的"三令五申"当耳边风!山西晋城企业污染令人震惊

  今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环境整治的决心和力度不可谓不大,两次派出督察组对各地进行督察,但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阳城县,多家生产二硫化碳的企业,依旧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里,依旧肆无忌惮的排放污染物,这些行为不仅对当地的环境造成破坏,同时还对百姓的生活造成威胁。

  白天装模做样 夜晚大肆生产 违法企业十年不倒

  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蟒河镇盘龙村的恒利化工厂,是国家环保部明确要求淘汰的污染企业。在这家企业大门的墙壁上写着“宁要青山绿水,不要金山银山”12个大字。标语张贴得很清楚,但工厂是否真的就关停淘汰了呢?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个标语是在省环保督察部门今年来检查时,刷上去的。

  2016年1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当地群众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工厂大门不到500米的后山上,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整个山坡上堆满了含有硫化物的固体废渣,这些工业废渣将山坡上的树木一片片压倒,现场的气味令人窒息。

  整整一天,恒利化工厂厂区里一片静悄悄,没有任何开工生产的迹象。但是11月 12日凌晨一点刚过,白天原本安静的厂区突然灯火通明,这家本应淘汰的恒利化工厂竟然开工了。记者看到工厂在排烟,知情人告诉记者那应该是循环水的蒸汽,反应炉的位置有工人在填料,知情人介绍说生产是肯定的。

  2015年9月30日,国家环保部的官方网站发出了一份文件,文件公布了2015年8月份人民群众和新闻媒体反映的环境案件处理情况,在这份文件中,山西省被点名的企业共计12个,其中有11家企业都聚集在了山西省晋城市。

  这11家被点名的企业分别是,晋城市大宏实业有限公司陵川化工分公司;陵川县伟鼎化工有限公司;晋城市华凯实业有限公司阳陵化工厂;陵川县达利机电化工有限公司;陵川县同心化工有限公司;陵川县汇丰达化工有限公司;阳城县长通化工有限公司;阳城县煜杰化工厂;阳城县恒利化工厂;阳城县瑞兴化工有限公司;阳城县马坡青青化工厂。

  在国家环保部的这份文件的处理情况一栏里,主管部门清楚地写着,从2015年5月16日后,这11家企业一直处于停产状态,等待县政府进一步处理。在措施一栏中写到,11家企业均由山西省环保厅督促地方根据相关部门鉴定结果,组织实施淘汰工作。

  11家被点名的企业,既然在2015年5月16日就全部处于停产,那么,阳城县恒利化工厂为何时至今日还在生产呢?带着疑问,记者随机开始了对陵川县、阳城县其它10家化工企业开始了逐一调查。

  阳城县煜杰化工厂,位于阳城县蟒河镇东凡村,这里的情形和阳城县恒利化工厂如出一辙,这个企业在白天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一辆装载着二硫化碳的罐装车一直在村口停放着,厂区内没有任何生产迹象。但深夜12点刚过,记者爬上十米多高的土墙,看到的情况,和白天完全不同,阳城县煜杰化工厂里,是一片繁忙的生产景象。

  知情人:炉膛里迸出来的火苗,那就是证明是生产,然后这个这个烟囱,我们看到还是在冒烟,厂区里面都是灯火通明,站在远处看它就是烟雾缭绕,证明它是百分之百在生产,而且是满负荷在生产。

  阳城县长通化工有限公司,与阳城县恒利化工厂、阳城县煜杰化工厂一样,都位于阳城县蟒河镇,在对这家企业进行调查时记者发现,长通化工有限公司同样是白天停工,半夜生产,热火朝天。

  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附城镇伟鼎化工有限公司,这家企业不仅出现在国家环保部公布的淘汰名单中,同时还被列为山西省环保厅违法违规的建设项目。这是省级督办的淘汰关闭企业。记者看到,这个工厂的围墙很高,公司门口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一直停放着装载二硫化碳的罐装车,附近村民经常能看到厂里冒黑烟。附近村民反映烟尘的味道和六六粉一样,十来年了,一直有味道。庄稼被呛得不长。

  村民们告诉记者,今年一到四月份,晋城市空气质量急剧下降,全山西省排倒数第一,并受到了环保部的通报批评,2016年7月18日至8月20日,山西省环保厅专门成立督察组对晋城市进行了督察,督察的重点正是二硫化碳生产企业。村民们介绍,当时山西省环保厅督察组实地检查时,这些二硫化碳生产企业都停工了,但为期一个月的省级督察刚刚结束,这些本应停产的企业一个个又开始了生产。

  记者也查阅了山西省环保厅的相关文件,2016年7月25日,山西省环保厅公布了2016年第五批省级受理环境信访事项办理情况,这份省级文件明确要求晋城市环保局加强对陵川县附城镇南田渠村的同心化工有限公司的监管力度,责成该公司在未完成环境问题整改之前,不得投入生产。

  但是记者11月15日在同心化工有限公司进行采访时发现,在距离这个企业大约一公里的地方,一股刺鼻并夹带着臭鸡蛋的味道就扑面而来。晚上12点刚过,记者在距离厂区最近的山坡上看到,同心化工有限公司厂区内开始灯火通明,炉火燃烧正旺。

  知情人:我们所看到的火苗就是在生产过程当中加料的一个过程,这个加料过程就是把这个烧红的焦炭通过人工,打开那个土炉子那个盖。

  把焦炭倒进去,然后让它和这个硫磺在一个很简陋的容器里边发生化学反应,所以说加料的过程就是大量的有毒有害气体就从这个炉盖口上冒出来了。

  二硫化碳是一种重要的工业原料,主要用于生产人造粘胶纤维、橡胶助剂,农用化学品等。在二硫化碳的生产中,会产生大量的废气,不仅对环境造成破坏,同时 “二氧化硫”浓度过大,还会对人的眼睛和呼吸道黏膜有强烈的刺激作用,而另一种废气“硫化氢”,它是一种急性剧毒物质,吸入少量高浓度硫化氢还可以让人短时间内致命。

  为了整治这些污染企业,从去年开始,国家主管部门,到省一级主管单位,多次点名,多次要求停产淘汰,甚至专项督察督办,但刚才看到的这些化工企业,依旧还在猖獗的违法生产。污染的现状,依旧是触目惊心。

  淘汰企业排毒肆无忌惮 当地环保部门称不属于职责范围

  国家环保部门相关文件上显示,山西晋城市陵川县、阳城县11家生产二硫化碳的企业,生产规模没有达到国家的标准,而且, 11家企业采用的,都是间歇式焦炭法生产二硫化碳,污染严重,属于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工艺。

  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外公开的网页上,2013年出台的第19号公告《二硫化碳行业准入条件》明确指出,本准入条件实施起两年内,淘汰以焦炭为原料的间歇焦炭法二硫化碳生产装置,最迟要在2015年5月1日彻底淘汰。

  随后,国家环保部公布了山西省晋城市11家生产二硫化碳淘汰企业的名单,并要求山西省环保厅督促地方根据相关部门鉴定结果,组织实施淘汰工作,并特意注明晋城市11家生产二硫化碳淘汰企业2015年5月16日已经处于停产的字样。

  但就在2015年5月16日这一天,声称已经停产的山西晋城市阳城县瑞兴化工有限公司并没有停止生产。这天早晨6点27分,瑞兴化工有限公司发生了二硫化碳泄露造成的特大伤亡事故,事故的原因是因为工人在冷却池中的冷凝管进行作业时,检修人员吸入泄露的硫化氢致一人死亡,而后续盲目的施救又造成7人中毒死亡。这次事故共造成8人死亡、6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538万元。

  2015年8月12日,就在山西晋城瑞兴事故后的第三个月,工信部推荐了五位专家去晋城考察,原化工部高级工程师张晓钟担任组长。这次考察,年过花甲的老专家用了“触目惊心”四个字。

  张晓钟:两个最严重的问题。一个是它那个反应甄是间断的,它间断加料不停地打开,排出的二氧化硫硫化氢是很厉害的。另外关键设备应该有自动控制,他们没有,都是手动。

  在那次考察中,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5人专家组用了两天的时间,针对山西省晋城市二硫化碳生产企业,依旧采用落后的间歇式焦炭法作业,当即给出了立即淘汰的结论。

  国家两个主管部委、省级、市级环保主管部门、5名国家级专家、一个全国性行业协会,虽然多次禁令,多次关停通告,但丝毫阻止不了晋城市二硫化碳非法违规企业的生产。文件一下发,督察组一来,这些企业就摆出了停产的样子,督察组一走,企业的生产依旧我行我素,在采访中,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无奈之下,给记者提供的一组他们在今年5月拍摄的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拍摄于2016年5月2日,化工专家告诉记者,这是本应淘汰的晋城市大宏实业有限公司陵川化工分公司,每隔八小时一次的反应炉加焦作业过程,每台炉每次加焦的时间长达1小时。视频中所看到的大火正在燃烧的是二硫化碳和硫化氢。燃烧后,生成大量的二氧化硫,低空无组织排放。大宏实业的规模是每年1.2万吨,反应炉有80台,每台炉每天作业3次。通过跟踪拍摄,大宏实业每天像这样的无组织排放就要高达240次。

  记者逐一对晋城市11家被环保部通报的企业的实地调查显示,截至2016年11月20日,除瑞兴化工死亡8人停产外,其它十家早已过了淘汰期限的企业,目前仍有五家在开工生产。并且企业残留的污染固体废物,根本就没有得到妥善处理。

  如此肆无忌惮的排污,山西晋城市的环保部门又是怎样的态度呢?在2016年8月25日,山西省晋城市环保局的官方网站给出了这样的回复:第一、我市具备生产能力的二硫化碳企业7家,阳城县4家,陵川县3家,目前全部处于停产整改中。第二、对早在2015年5月1日就该淘汰的企业做出了这样的表述:马坡青青化工厂、煜杰化工厂和恒利化工厂3家企业自建有固定渣场,渣场底部做了防渗处理。第三、长通化工有限公司临时堆存后送煜杰化工厂堆场进行安全填埋。陵川县3家二硫化碳企业分别与制砖企业签订了综合利用协议,使炭渣、锅炉灰渣均得到合理处置。举报人来信提到的“因生产工艺落后,从源头上就是污染的”问题涉及生产工艺以及产业政策问题,不属于环保部门职责范围。

  落后产能逆淘汰先进产能,尴尬局面都是利益惹的祸

  在山东省昌邑市滨海经济开发区的一家二硫化碳生产企业,当地环保部门工作人员正在对废气的采样检测。整个环节需要在离地面22米的采样孔处完成,最后的数据都会通过这个便携式紫外吸收烟气监测系统显示出来。

  昌邑市环保局局长董明明告诉记者,这家企业的排放是国家标准的一半,属于合格企业,开发区里的二硫化碳企业,采用的生产工艺是“天然气+硫磺法”的工艺,整个厂区的管道必须在全封闭状态下进行,尾气治理采取的是溶剂吸收塔和尾气焚烧炉,这些技术要求,是国家主管部门明确要求的生产工艺,如果不符合这些规定,开发区也不会同意企业落户在这片地方,即使按照国家规定的生产工艺流程,环保部门还会时刻监控企业的排放指标。

  昌邑市滨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李明杰告诉记者,这个项目当年是招商引资过来的,当年之所以能顺利落户园区,正是看中了企业在环保节能方面的投入。5个多亿的项目,其中环保-安全设施投入就占了1个多亿以上。

  然而记者在环保部门也了解到,不增加环保措施,企业无法开工生产,但使用国家规定的新环保工艺,企业现在基本是无利可图,因为,在其他省份,有些二硫化碳企业根本不遵守国家的环保规定,生产成本很低,这让采取环保措施的正规企业,在价格竞争上根本没有竞争的实力,环保部门的负责人坦言,现在干二硫化碳企业,环保工艺达标的,都是亏损的,能盈利的,挣的都是污染环境的钱。

  罗勇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每吨二硫化碳只需要700-800公斤焦炭作为原料,所以每吨二硫化碳消耗“焦炭”的原料成本500元左右,这相比“天然气硫磺法”生产工艺每吨产品降低成本700-800甚至1000元。

  再加上传统焦炭法原料要求低,无需安全及环保的投入,尤其是目前煤炭价格走低,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导致两种工艺生产的成本,每吨就相差了1600多元。正是在这种利益驱动下,一些早该被淘汰的企业一直没能被关停。原因就是这中间的高额差价。

  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副会长陈国福:如果不能够制止的话,它们会还有扩产的这种趋势,如果那样做的话,就等于我们是落后的产能淘汰了我们天然气,这种先进的企业。就成为咱们大家所说的逆淘汰了。

  中国无机盐工业协会给出的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二硫化碳生产第一大国,总产能约113.5万吨,国内市场需求总量约为60万吨。其中,采用先进的天然气法生产工艺现有产能约占总产能的83.7%;采用落后淘汰的间歇焦炭法生产工艺现有产能约占总产能的16.3%。专家认为,目前采取落后污染工艺的企业,就是绕过环保投入上的成本,在市场上挣取高额的差价,巨额利润,导致了污染的发生,不仅是污染环境,这些违规企业也极大的扰乱了市场的竞争,极大的阻碍了国家先进生产工艺的推广和使用。

  半小时观察: 绝不能让“表演”过督察的关!

  上至国家部委,下至省一级主管部门,三令五申要求关停淘汰污染企业,这些严肃的行政命令,在山西晋城市,真的就被当作了耳边风。污染企业现在是生产依旧,污染依旧,省里的环保督察组来了,企业摆出一副停产整顿的模样,当地环保部门也拿出不消除污染誓不罢休的姿态,一切“表演”都是那么完美。但现场拍摄到的画面,当地百姓的切身体会,是不会撒谎的,如此欺骗国家的环保督察,如此漠视百姓的诉求,如此目无法纪的污染环境,我们的确感到震惊。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三句话,已经清楚的告诉了全社会,生态环境保护是一条不能逾越的底线,任何再以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的做法,都是不被允许的,也是不能被原谅的。

  我们希望污染企业也好,基层的一些环保部门也好,在事关百姓生命健康,事关子孙万代,事关党纪国法的污染事件面前,不要再演下去了。总书记的话,不是刷成了标语,就算万事大吉,我们要牢记在心里,落实在工作中,给国家环保的督察,给人民群众,一个真正负责任的答案。

[责任编辑:陈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