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千里追击“张献忠沉银”:仅少数人知情

2016-10-18 10:53 来源:华西都市报  我有话说
2016-10-18 10:53:57来源:华西都市报作者:责任编辑:孙满桃

抓捕现场。

  抓捕现场。

被缴获的潜水服、金属探测仪等作案工具。

  被缴获的潜水服、金属探测仪等作案工具。

“张献忠沉银”被盗挖倒卖后续

  “张献忠沉银”被盗挖倒卖后续

  华西追踪:

  2015年4月25日下午1时,眉山市公安机关抽调212名民警,组成抓捕行动队,分成8个抓捕组,前往全省各地抓人。经过眉山市、彭山区两级公安机关两年多的缜密侦查和连续奋战,公安部部督“2014.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成功告破。

  这次行动有些特别,抓捕行动之前,大部分成员,都对案情一无所知。只有5个成员,对案件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彭山区刑侦民警罗阳,就是其中一人。

  10月17日,5人小分队的成员,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两年多以来侦查和追赃故事,迄今为止,仍有一名成员,我们不能透露他的姓名,他曾多次面对面与犯罪嫌疑人接触,仍工作在刑侦一线,他说:“最近电影《湄公河行动》很火。如果说电影内容是正面‘激战’,张献忠沉银案,则是一场追宝‘暗战’!”

  保密

  5人秘密侦查 老婆都不能说

  “岷江江口河畔,一到深夜,很多船只在江中挖宝。”2013年12月,一则江口沉银遗址遭到盗挖的消息,传入彭山区公安局。那一天,罗阳突然接到电话,到办公室开会。“开什么会、什么人参加?电话里都没有交待。”

  推开办公室大门,罗阳发现,原彭山公安局局长郭益已经就座。不久,人全齐了。包括郭益和罗阳在内,一共只有5个人。“有刑侦、情报、网安多个部门。”罗阳发现,3个部门来的人,全是各自部门精英骨干,身居要职,只有自己是普通干警。

  一场会议下来,罗阳明白了,自己要参加一场极其保密的行动:调查江口沉银遗址盗挖案件。而这支精英小分队中之所以选择罗阳,是看中他“年富力强、善于接受新鲜事物,对计算机使用娴熟”。

  5人小分队成立,一张承诺书立即送上。“会议结束,立马签订承诺书,绝不向任何与案件无关人员透露任何案情。”罗阳说,“老婆同事也不能说,第二天就把办公室搬进了宾馆,对外统一称抽调办理省厅交办案件。”

  彭山城区一家宾馆,成为罗阳等人的新办公地点。通过各种侦查、收集摸排线索,一个盗挖贩卖文物大案渐渐清晰。“侦查工作,持续了整整一年多,因为要摸清整个利益链条,便于最后追缴赃物。”罗阳回忆。

  潜伏

  凌晨秘密巡查 揭开盗挖案情

  12月的一个夜晚,参与秘密侦查的刘刚(化名),骑着摩托车,往江口镇政府驶去。进入岷江大桥前,他关闭了车灯。在离江口镇政府还有数百米之外,他靠边停车,步行前往。

  从岷江大桥往岷江上游方向步行,刘刚一路走一路看着江面。此时已是深夜12点,天气寒冷,但江面却是一派热火朝天,陆续有船只驶向江中。虽然船只都没有开灯,但船上有人打着电筒。借着微弱灯光,刘刚发现,一公里长的江面上,居然有二十多艘渔船。

  接近江口镇政府处,两个黑影从路旁蹿出,把刘刚吓了一跳。两人下身穿着潜水服,双手抱着潜水服上半部分,横穿过四米宽的古街,径直向岷江河滩跑去。再一抬头,刘刚发现,古街边的居民二楼上,不少中年人正在打望。刘刚推测,打望的中年人,应该是下水盗宝者的父母。“后经调查,确实是家族式作案。”

  这样的夜巡,刘刚经历多次,除了证实盗宝存在外,还搞清了下河通道、船只数量、人员组成等情况。这些情况成为整个案件的首批线索,也揭开了“张献忠沉银”被盗挖倒卖大案的侦破序幕。

  经过反复侦查,以盗掘“江口沉银遗址”文物为目标的6个盗掘团伙、3个倒卖团伙,总计40余名涉案人员,被逐渐摸清。该案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涉案文物百余件,涉案金额过亿。

  抓捕

  212名民警出动,仅少数人知情

  2014年5月1日,“2014.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正式立案,眉山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辜永忠任组长。案情被逐级上报,先后被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确立为督办案件。

  2015年4月,专案组安排部署集中抓捕工作。4月25日下午1时,眉山市公安机关抽调212名民警组成抓捕行动队,分成8个抓捕组对已掌握的6个盗掘团伙骨干展开了同步抓捕。而事实上这200多位民警中,只有办案核心成员知道案情,大部分人只知道在什么地方抓捕什么人。后来办案民警才解释,这是因为抓捕后续是审讯和追赃,为了不因泄露案情给追赃造成困难,他们不得不把消息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第一枪”打响了。云南腾冲,蹲点布控的专案民警,在当地警方的支持下,在葛某经营的铺子里将其抓获。“葛某在案件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他本人买了很多江口出土文物,一直收藏,没有出售。”罗阳说,“后来因为缺钱,才开始贩卖,所涉文物数量多,涉及人员多,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元。”

  当天下午2时,接到葛某被抓的消息后,在彭山城区一间会所包间里,第二抓捕组民警破门而入,将正在喝茶的团伙骨干成员汪某、吴某擒获。与此同时,另外6个抓捕组分别在成都、眉山、彭山城区等地将团伙骨干成员逐一抓捕归案。

  12小时内,警方抓获31人,收缴作案工具241件,冻结资金1000余万元,查封房产18处,扣押西王赏功27个、银锭39个、各类钱币逾千枚、现金178万元、原始股票40万股,其余金银杂件逾百个、涉案汽车14辆、潜水服30套、氧气瓶24个、金属探测仪6台。

  追赃

  四天飞越四省,追回金锭等物

  2015年8月初,专案组侦查发现,北京文物商人倪某涉嫌大量交易“江口沉银遗址”内的被盗文物,将其网上通缉后不久,警方获得消息,其在格尔木检查站被抓获。

  由于格尔木检查站归属于西藏那曲地区管辖。刘刚一行4人,立即乘飞机赶往拉萨。第二天,立即驱车前往那曲,准备移交嫌犯。

  但在前往那曲途中,刘刚被告知,格尔木警方车辆在途中坏了,只能返回格尔木。刘刚一行立即赶回拉萨,乘火车前往格尔木。

  “去之前,查了拉萨的天气,非常热,所以都穿得少,只带了外套,有个同事还穿的凉鞋。”没有买到火车票,4个人站着从拉萨前往格尔木。“天气越来越暗,离格尔木越来越近,气温也越来越低。”刘刚笑了起来,“特别是穿凉鞋的兄弟,一路都在跳。”

  第三天早晨,到达格尔木,总算顺利完成交接。当晚,一行人飞往西安,次日早上,又从西安飞回成都。

  四天跨四省,从倪某身上,警方追回涉案文物22件,其中国家珍贵文物3件,包括“长沙府天启元年五十两金锭”1枚(一级文物)、花鸟、龙纹金腰牌2个(二级文物)。

  施压

  买家迫于压力,交出虎钮金印

  经过进一步侦查,专案组摸排到,汪某团伙曾盗挖到张献忠1枚金印,并以800万元的价格,将该枚金印卖给了一袁姓文物商人。后袁姓商人,又将其打包,和一些金封册、银锭一起,以136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西北某省商人范某,范系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5年10月,刘刚所在专案组,第一次进入西北,与范某进行了正面接触。“接触了十余天,他承认与成都某商人有过文物交易,但否认与其有过金老虎印、金银册等涉及彭山文物的交易。”

  追赃工作陷入了僵局。由于没有直接证据,加上范某在当地有一定名望,专案组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悄悄回到彭山,一边继续搜集证人证言,一边向公安部汇报,确保金印不被转移。

  之后,刘刚等人再入西北。但范某依然拒不交待,对金印一事始终否认。“当时各方证据,都指向他藏有金印,但他始终不配合,我们只好回川,给他时间考虑。”

  回到眉山,专案组成员,将案情逐级汇报。专案组副组长、眉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刘长林决定带队,三入西北。“范某拒不见面,从多个渠道我们了解到,他心存侥幸,想拖下去。”

  专案组成员相继和当地公安、范某家属等人沟通,并放出狠话:“不管花多长时间,不管范某是什么人,金印都必须拿回来!”

  2016年4月,范某迫于压力,主动联系专案组,表示愿意上缴文物。4月21日,专案组“四进四出西北”,成功从范某处收缴文物102件。经鉴定,其中一级文物4件(其中“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为国宝级)、二级文物15件、三级文物30件。长达一年之久的漫漫追赃之路,至此终于画上了圆满句号。

  民警讲述

  “仍有部分嫌疑人,狡辩是江边捡拾”

  但在罗阳看来,工作可能还没有结束。“大部分的犯罪嫌疑人,都不配合,要么缄口不言,要么不断讲故事骗警察。很多人,都自称是到江边捡拾,没有盗掘。”罗阳说,“虽然经过教育,有些人主动认罪服法,争取从轻处理。但直到今天,依然有犯罪嫌疑人‘零口供’。”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说,在不同地方发现文物,其历史意义是不一样的,能提供的历史信息也是不一样的。由于盗掘分子的野蛮操作,无可避免地会对文物本体造成伤害。盗掘分子只会挑选一些他认为经济价值比较高的文物,而对一些他们认为经济价值不高或没有经济价值的文物,他们就会随意丢弃,或者是进行一种蓄意的破坏。盗掘分子把文物带离了其原生的环境,这些文物承载的一些历史信息也随之丢失。(记者李庆)

[责任编辑:孙满桃]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