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沉银案部分涉案者获缓刑回家 村民避谈

2016-10-16 06:55 来源:成都商报  我有话说
2016-10-16 06:55:36来源:成都商报作者:责任编辑:孙满桃

张献忠沉银案部分涉案者获缓刑回家 村民避谈

  一位村民向记者介绍当年的挖掘情况 蒋麟 摄

张献忠沉银案部分涉案者获缓刑回家 村民避谈

  村民范敏被判缓刑后回家在工地打工 蒋麟 摄

  “这么多人都栽在了一件事情上(盗掘),教训太深刻,不想再提了”。——涉案的村民范敏

  2016年10月14日,眉山警方通报,经过眉山市、彭山区两级公安机关两年多奋战,公安部督办的“2014.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成功告破。此案是2016年全国破获的最大文物案。两年来,专案组辗转10多个省市,打掉盗掘文物团伙10个,摧毁倒卖文物网络9个,起诉犯罪嫌疑人70人,追回文物千余件,其中国家珍贵文物百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余元。如今,案件告破,江面回归平静,江边的村庄又是一番怎样的境况呢。15日,成都商报记者再度回访了这些江边小村。

  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顾爱刚 于遵素 摄影报道

  一提村中挖宝人,大家都说不清楚

  双江村不大,但处在半山腰,从村头到村尾,需要走上一两个小时,和许多村庄一样,村子里的二层小楼不少,但不少人家中均大门紧闭。双江村的村貌并未发生多大变化。双江村里最多的是挂在田间地头金灿灿的柑橘和在田里耕作的妇女们。30岁左右的青壮年,一下午也没碰到一个。有人说,村里的许多青壮年因涉案被警方带走后,至今未归。该村村委会的相关人员证实村上有青年因涉案被带走,但更多的青壮年,是“外出务工”了。

  这里的人原本大多从事农活,可村民们挂在嘴边的故事,都洋溢着浓浓的“财富味”:“听说他们从岷江挖出来的宝物,漂亮得很。”“听说以前有人钓鱼,都钓起来了文物,卖了几万元,才知道价格卖低了”……在村子里,只要想听张献忠沉银和码头的故事,就连正在给果树喷农药的村民,都能放下农具,带你到江边,指着江面给你介绍。但只要有陌生人说起村里的挖宝人,人们不约而同地采取了相同的态度,“不清楚,我不知道这个人。”“我没有参与,也不会去。”

  当初挖宝人如今回家后多务工种地

  记者从警方获悉,其实,已经有涉案人员回到了村里。村民范敏(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对于村里人只要一说挖宝人的姓名就避而不谈一事,范敏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一来这本就是见不得人的事,二来涉案的村民都是被询问者的亲朋好友,怎么可能给你说?

  范敏所在的双江村,是岷江彭山段的一个村庄,面积为4.7平方公里的村里,总人口也仅有1498人。盗掘开始前,这个村大多以种植农作物、水果和农家乐为主要收入,年轻人几乎都前往城区务工,人均年收入6000元左右,虽不算富裕,但民风淳朴,与世无争。对于自己盗掘一事,范敏痛心疾首,连叹后悔。如今的范敏在村上的一处建筑工地打工,每天的生活是上班、种地,偶尔喝茶打牌,在这里打工的有十多位村民,其中有4村民直接参与过盗掘,被判缓刑回了家。还有一人的孩子如今仍在关押之中。在这起案件中,范敏称,约有近十名涉案村民已经暂时回家,还有一些村民尚待法律制裁。范敏和村委会相关人员均表示,这些村民大多并未选择离开,而是老老实实在家附近务工、种地为生,大家虽知道彼此的过去,但见面之后,都会有意避开此话题。“这么多人都栽在了一件事情上(盗掘),教训太深刻了,不想再提了。”

  “沉银案告破证明王纲的研究是准确的”

  前同事:这算是对王纲的一种告慰

  1999年,成都商报首发四川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纲先生提出的张献忠“江口沉银”报道,引全国关注引发争议。当年王纲写过关于张献忠的论文超过10篇,还著有一本《张献忠大西军史》的书籍,书中引用史料书志240余种。退休后,王纲一直住在四川省社科院大院内。2013年9月,81岁的王纲老先生与世长辞。作为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先驱考证人,他没等来遗址被确认并有望进行考古挖掘的消息,也没能看到盗挖“张献忠沉银”案告破的消息。

  15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家属大院,84岁的退休职工温贤美从报纸上看到了张献忠江口沉银案件的报道,让他想起了已去世三年的老同事王纲,“他先提出来的张献忠江口沉银,之前一直没有得到证实。”温贤美说,这次案子破了,也就证明王纲的研究是准确的,也算是对王纲的一种告慰。

  同事30载,又同住一个大院,温贤美和王纲的家相隔不到200米。但退休多年,温贤美都很少在大院看到王纲。“他很喜欢研究,退休后也都是在家看书、继续研究文献,平时就写写书法打发时间。”温贤美说,偶尔会遇到老同事,但退休后,王纲一次也没有跟老同事再提起过“江口沉银”的相关研究,也不知道是因为有保密需要,还是王纲心里的一道坎。“晓得他很早就提了江口沉银的说法,还去实地考察了很多次,但学术上的说法很多,一直也没定论。”温贤美回忆,王纲一直是个对学术研究非常认真、非常严谨的人。

  “沉银”远不止财富意义

  专家呼吁尽快开展抢救性发掘

  一位参与此案赃物鉴定的文物专家介绍说,根据《文物藏品定级标准》规定,文物藏品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珍贵文物按重要程度高低分为一、二、三级。

  该专家介绍说,在本案追回的千余件文物中有国家珍贵文物百余件,包括国家一级文物8件,二级文物38件,三级文物54件,这些文物经过鉴定确认,就是张献忠沉船文物,如西王赏功钱币、50两银锭、皇帝册封金银册、金腰牌等,都是张献忠时期的典型器物,其中“西王赏功”是张献忠用来奖励有功将士的钱币,是中国古代钱币中的大名誉品。

  该专家认为,此前众多权威考古、历史专家在实地查看江口沉银遗址、参观出土文物后,基本确认彭山“江口沉银遗址”为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现在通过鉴定确认上述大量盗掘文物后,更进一步证实了上述结论。今年6月,成都商报记者也从国家文物局和四川省考古研究院证实,年内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的江口沉银遗址将迎来首次考古发掘,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将联合组建考古队,采取的围堰考古发掘方案预计将持续到2017年。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明史学会常务副会长毛佩琦认为,“沉银”远不止财富意义。从目前出水的“江口沉银”实物来看,涉及了明末清初广阔的社会层面。“沉银”面纱的揭开,有助于了解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征饷方式与地方官府的关系,乃至从一个侧面反映明末的社会经济、社会生活和经济制度等,具有重要意义。

  “张献忠对于四川,有深远的影响。”四川大学教授、四川民俗学会会长江玉祥认为,相比于文物价值,彭山江口抢救性发掘,对于四川历史的重要意义,同样不言而喻,所以应该尽快开展抢救性考古发掘。(蒋麟 顾爱刚 于遵素)

[责任编辑:孙满桃]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