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错认为前女友 女子被骚扰近一年警方也管不了

2016-09-23 10:24 来源:华商报  我有话说
2016-09-23 10:24:31来源:华商报作者:责任编辑:孙满桃

被错认为前女友 女子被骚扰近一年警方也管不了

  9月22日,天微亮,小玉(化名)呆呆地望向窗外,晚上她又做了噩梦,梦见那个总来跟踪她的陌生男子掐着她的脖子,梦见他又去学校拦截儿子,梦见他强拉着她去结婚……而这些梦中情景,都是近一年来发生在小玉身上的事。

  甚至就在前一晚,她还接到对方打来的恐吓电话,说她要不搬过去和自己住就会挨刀子……小玉再一次去了派出所。小玉说,她被折磨得精神快失常了……这一切均因疑似精神病的男子错认自己是其前女友。

  无休止的骚扰让人不堪其扰

  事例

  初次被错认 强拉欲强吻

  30岁的小玉住在电子城一小区,她和丈夫是同乡,还和丈夫的妹妹是同学,彼此知根知底,结婚早,要孩子也早,如今她已经有一个9岁的儿子。

  但最近一年,一个陌生男子严重干扰了她的生活。小玉说,记不清被那个人跟踪多少次,但有几次印象特深。比如,第一次大约是去年秋冬季,“当时是早上,我带着孩子去小区路口停车场,准备送娃上学,突然就过来一个男的,瘦瘦高高的,对我喊着别人的名字。我说你认错人了,但他还强拉我要吻我……”小玉说,自己当时被吓坏了,儿子还在跟前,也吓得不轻。她赶紧求助停车场的保安,保安和附近路人合伙制服了男子。“我当时想这就是认错人了,也就没当回事。”小玉说。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才是恶梦的开始。

  去学校接孩子被跟踪

  自从那次被错认后,过了没几天,在一次接儿子放学的路上,小玉无意中发现上次认错自己的那个男的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吓了一跳。

  “我赶紧有意往一些商店里走,没想到他还跟着,一直跟到我快到学校。我有时回头看他一眼,他还直冲我笑……”小玉说,自己赶紧报警。电子城派出所民警出了警。“民警询问了我们,发现他口中所说的女朋友王某某并不是我。民警随后叫来了他的家人,男子现场还写了保证书,保证不再找我。”小玉说。

  在小区楼下大喊女子名字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男子的骚扰变本加厉。“大早上的,全小区的人都能听见他在楼下喊,你说他能找到我们楼下,那还不是跟踪我了吗?”小玉说,当时男子嘴里还是喊着王某某,“后来他改口了,喊的是我的名字,我还纳闷他咋知道我名字呢?后来一想,在派出所里民警告诉他我不是王某某,并说了我的名字。他可能就记住了。”

  小玉的老公郑先生下楼制止,对方还喊,郑先生气得动了手,并报了警。对此,小区保安黄师傅记忆犹新。他说,当时还以为是哪个业主在楼下喊娃上学呢,后来电子城派出所民警来了,将喊叫的男子送回家。黄师傅说,得知情况后,他们也会注意,不让此人进入小区。

  抄走挪车电话不停发短信

  这事还没完。他竟然找到了小玉的汽车,还抄下了挪车电话,小玉说,自己随后接到各种短信,都是那男的发来的,“问我过得好不好,儿子吃得饱不饱?有时候还发很恶心地话,我都删了。”这名男子甚至隔三差五的往小玉的车上挂东西。停车场收费员白师傅证实了此事,他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事发生在前半年,每次都是自己上完夜班早晨下班时看到的。那男的瘦瘦高高的,头上几乎没有头发,给小玉车上挂过大枣、毛栗子,还挂过小米。你只要朝他那方向走,他就跑,压根不给你说他的机会。

  白师傅还记得小玉和孩子曾向自己求助的事:一次是早上上学,小玉来找他,说一个男的在后面跟踪,“我问小玉我能做什么?她说你跟我走一段路就可以。”白师傅就照做了,那男的看他在就走了。第二次是在小玉孩子学校附近,“我当时去上班,孩子跑过来叫爷爷,说后面有个叔叔跟着他。”白师傅说,孩子当时肯定很害怕,他就把孩子一直送到学校里才离开。

  还到学校门口恐吓孩子

  让小玉和郑先生更生气的是,此人还骚扰自己上四年级的孩子。郑先生说,9月初,他突然接到托管班老师的电话,说有陌生男子在学校门口拉孩子。华商报记者询问了托管班陈老师,陈老师说,今年9月开学至今,此人来学校拦截孩子已经有好几次了,“他对孩子说‘你跟我走,搬回去跟我住……’什么的。”陈老师说,因为她也不认识这个人,就上前把孩子搂在怀里。但这名男子就骂人,还准备打人。托管班另外一个小朋友说了句“叔叔,你别再来找了”,他就要打小朋友。

  郑先生说,几天前,他曾和小玉去过那个男的住的地方,住址是在派出所查到的。“去就是想谈谈,开导他,但走到男子家门口,转念又一想,他现在这样子,万一拿刀砍我们,真是得不偿失了。

  关注

  男子到底有没有精神问题?

  这名男子为何一直纠缠小玉,是否真的有精神疾病?郑先生说,“起初,我是把他当正常人来看的。因为他的逻辑思维挺好,你说他都能去停车场、到我老婆车前找挪车电话,后来保安不让他进小区,他还知道在小区外守着,像是精神有问题的人吗?但后来想想,从他行为看,真不像是正常人。”

  东仪路派出所民警也表示,从男子的行为来看,确实不正常。派出所调查过,应该是情感上受过刺激。男子还曾有吸毒史,被强制戒毒过。家里有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但老母亲听见这儿子的名字就害怕,因为他也打他妈。上次来派出所领人他妈都没来,是他表妹来的。”但没有鉴定结果,无法确认。

  那么,这名男子到底受过怎样的伤害?是否真的有精神疾病?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了曾到派出所担保男子回家的他的表妹,她表示对于表哥的一切均不知情,就挂断了电话。

  难题

  警方和社区都说没有办法

  近一年来,小玉说她报了很多次警,每次之后对方还照旧。让小玉情绪失控是在9月21日晚间,“我接到他的电话,他说,让我和孩子收拾东西,搬回来住,还说和我再结一次婚,我说我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他就急了,说如果再敢胡说他就拿刀捅了我……”小玉随后前往东仪路派出所再次报警。“民警说这事他们也管不了,说毕竟人家没有采取实际的行动……”小玉和民警吵了起来。

  昨日下午,在华商报记者的陪伴下,小玉再一次来到东仪路派出所,处理过此事的警官说,上一次纠缠小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对方也没有再进行实质性伤害,目前这种情况(预防伤害),法律上还没有相关的约束性规定,他们也没法去管。但若要精神鉴定,主要得看对方家人的意见,家人如果不同意,那谁也没办法了。该民警建议小玉去找找社区和街办。可华商报记者曾陪小玉去过对方居住地所在的长延堡街道办青松路社区。工作人员说,对于精神不正常的人,警察作为执法人员都管不了,他们就更管不了,“这事还得找警察。”

  随后,小玉又找到了东仪路派出所的所长。所长说,目前这种情况,法律上确实没规定。他们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他说,主要是对方监护人监护不力,会让民警去给予警告,建议家属对其进行精神鉴定。家属如果有治疗费用方面的考虑,可以向社区和街办打材料,看能否申请强治医疗。可有民警说,即便申请成功,仅做精神鉴定就是个问题,他的家人谁会陪他去做鉴定呢?这名民警还很善意地提醒小玉,外出还是要小心,小玉说她带着电警棍,民警建议带上防狼喷雾效果更佳。

  “可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啊……”小玉说,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从什么地方会蹦出来,然后做什么……她压力很大。华商报记者 佘晖 文/图

[责任编辑:孙满桃]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